2016.11.13

 • 

这周三第一节 iOS 课不算很成功,我到了实验室才发现机器的状态都不太对 —— Mac Pro 不知道被谁升级了系统,学校采购的 OSX Server 跟着不能用了(说是采购,其实经销商只是用他的 Apple ID 登陆下载了一个副本而已 —— 账户仍然在他那里)。而作为学生机器用的 iMac 有一半没有安装 Xcode,系统也没有达到最新 Xcode 的最低要求。多亏了一起来的同学把所有机器都配置到了能用的状态,耽误了一个小时左右。除此以外我的表现只能说乏味可陈,还好大家能听懂跟着做,算是把基础知识和大家介绍了下。
备课的时候实验了下用 Nginx 的 RTMP 模块配合 OBS Studio 推流,学生机直接用 VLC 看我的实时屏幕,不知道为何在我的网络条件下延时差不多有 10 秒,做 Live Coding 的话还不如直接看投影仪。
下周三就要开始讲 C/ObjC 了,幻灯片还没做,头痛。


周日了,外包还是比想象中的要迟一些,不过也是我没有预估到一套 IM 系统模块需要的工作量 —— 不能 PM 说只是一个简单的私信就跟着觉得简单了,实际上“简单的单人站内信”和“复杂的多人聊天”两者从架构上来说是一样的,要写的代码也差不多多。


这周一的时候和崇哥一起去找辅导员谈话。谈话内容不能保证真实,毕竟都过去好几天了,也有个人偏差在里面,但大致如下:
我:觉得学校有些课没用,所以没去。
辅导员:学校的课上起来总是有用的,目前也许觉得没用,但你不能保证后面没用。
我:是,后面也许会有用处,但程序员本身就是终身学习,需要的时候再学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的样子。进大型互联网公司基本都要培训几个月,真正有用到的部分也是这几个月教的。
辅导员:那你们就真的甘心一直当个码农?
我:后面的我不知道,反正现在我的目标就是能在毕业的时候拿到大厂的 offer,然后先赚钱再说。
辅导员:我看错你们了,我原本以为你们俩是有情怀的程序员,就像是校长一样。
我:校长我不知道,但我斗胆说一句,程序员圈子里,情怀都是虚的,没有技术什么情怀都没用。况且我们也参加过一些学校的软件比赛,看着空有情怀没有成品的人拿奖 1 ,所以我个人挺反感情怀。
辅导员:你这是鸡汤没喝够,人啊总要有虚的东西支撑着自己。你有什么来支撑自己?
我:我的三观吧,我猜。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生产事物供别人消费,而且我想证明自己能做到。
辅导员:你这样不会幸福的。
我:我其实也有幸福的时候,我暑假在北京实习就很幸福,写自己擅长的软件,和志趣相投的人做朋友,有钱可赚,有钱可花。
辅导员:不要总想着要去证明什么,很幼稚的。而且你还是在说消费和挣钱这种现实的事情。我不希望你们就只是个码农,整天只谈论技术,而不去欣赏其他的事物(大意是这样,具体我也忘了)。
我:也许你会觉得我在学校很 nerd,整天点外卖,呆在寝室。但我也不只是做技术,我还做些设计,我也写写博客。我呆在寝室主要还是觉得时间不够用,否则拿不到 offer 啊。我看同龄人都那么厉害,我想追。
辅导员:你追的话永远也没有完结的一天的。你这样下去不会幸福的。然后辅导员举了一个好几届之前的一个人的例子,大致是这个人工作很忙,不过表现的积极向上,感染他人,至于房子这个人觉得年轻不需要考虑买房子的事情。
我:....(忘了中间说了什么)
辅导员:你和上一次来完全不一样,整个人显得状态很不好,建议你去看下心理医生吧。

聊完后,我的确一个下午都处于一种怀疑自己的状态。当然现在肯定不是了。
的确如辅导员所言,如果努力证明什么事情,他人会觉得自己过于用力而显得幼稚。但不去证明,只会被大家嘲笑“这个人觉得自己是天才可以不走寻常路实际上什么都不是”。而我也无意证明什么天才不天才,大部分人只不过用别人是天才的借口来把努力程度的差距转换为智商上的差距然后心安理得继续偷懒。我只想证明的是,想做什么就去做,够努力就能成功。
而至于情怀,我个人的看法仍然是,没有把情怀实现之前不要提自己有情怀。情怀本身是一个私密的东西,不宜轻易拿出来谈。如果连北京租房预付三个月都付不起,谈情怀又有什么用呢。现实世界里的乌托邦总是需要钱堆起来的,就如同为了岸头的绿灯,盖茨比干的那些勾当一样。

  1. 参见大一《软件外包赛校内答辩经过》http://www.justzht.com/waibaodas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