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5

 • 
天气

北京又开始降温。长沙忽冷忽热能连续两周下雨的天气,我在那快三年来没怎么感冒过,反而在北京的第一个月就感冒了。早上醒来喉咙还有些疼,空气也不是那么好,我是个容易过敏的人,走在路上也总觉得痒痒的。

工作

上一篇说过入职百度前发生了一件事情搞得大家都不愉快。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发了些消息说想找北京/杭州的实习,后面陆陆续续也聊了很多公司。然后我在入职的那天需要选择究竟是入职百度实习生还是小米实习生。当然选择公司当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因为两边都有朋友,去哪家另一家的人都会失望吧,即使嘴上说着“你选工作是看你自己未来的”。
目前是跟着之前的公司一起入职了百度。

目前在智能硬件部门的工作也不是很顺利。前司在合并入大厂后,整个工作流还是像之前一样随性,我心目中大厂应该有的单元测试,自动化构建,文档什么的都没有。我觉得最不爽的就是文档这件事情,前年八月底算是要回学校,赶着最后几天做了一套简单的 Unity 内调用 Doxygen 的文档生成系统,把内部项目的脚本大致都标注了下,为此还错过了当时的 Sketch Meetup。然后我回到学校上大三上学期,等寒假后我回来发现文档基本没人读,这个我倒无所谓,但没人更新新写的代码的文档对我要重构的任务来说就很困难了。整个项目中在我上学的时候改了很多 API,作为一个在 Android 上以一个 Activity 存在的 Unity 项目,某些 Native 接口又不是那么好调试,没办法通过调接口来快速明白接口是干什么的,没了文档更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能去问之前负责的一些人,但回答要么很模糊要么就很不耐烦,最后还要因为某些指向不明的接口争执一番。
上周末在公司加班想着重构能 20 号结束,然后我有些空闲时间给 WWDC 奖学金写东西。毕竟去年的 WWDC 奖学金就是因为在渡鸦做 Gear VR 耽误了,今年不能再因为同一家公司耽误这事,明年大四了就准备毕业设计哪还有时间去投奖学金。
然后我明白了只要我不问清楚整个项目每一个代码究竟是干什么用的,这个重构的事情恐怕就是 WWDC 奖学金审核结束了都不一定能完。总会有 API 表现和预期不一样,问之前的 Unity 负责人说是这个时候会被 Android 触发,然后跑在机器上也不一样,问 Android 负责人给的是另一套行为逻辑。讲真我已经受够也没什么热情重构这个项目了,毕竟除了自己会更新文档也没人会去,最后这些代码有没有意义也不清楚,谁都不希望自己写的东西到后面没人用,简历上怎么写都很尴尬。

其他

本周(及上周)面了很多人,包括 XHackertxxFrad Lee羽喵丁一紫米房老板
每日通勤听 Spotify。最近听了 Firing Line -Original Mix by JackLNDN / Vanessa's Tune
by Chris McClen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