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WHAT'S NEXT?

 • 

和陈叔聊天 说到我们学校软件创新比赛 还没有demo 各队队员就开始各自自称CEO/COO/CDO等等 我简称他们为CXO Kit
后来又谈到 八九月份有想过成立NodeX外包公司 做房地产方向的手机软件 但是后面经济不好 房地产也跟着没钱 整个事情一下子变得遥遥无期
的确挂靠学校孵化器是可以 但我并不想让NodeX停留在那个地步 没有几个东西能够从学校的孵化器真正的走出来 因为学校的孵化器没有风险 也就没有利益 而我想要NodeX 即使是个小皮包公司(也只能是) 都要保持每一个事情都是看向钱
今年的SegmentFault Hackathon 我们做的东西 和我五月份提交给学校App大赛的东西 在技术上是一回事 因为用的是一个AR SDK 但结果很不一样 而且我能想象得到如果是Hackathon的作品提交给App大赛的评委 结果只会更糟 因为那种水平的比赛 评委没有一个人用Mac 自然就没有拆装的需求 但在Hackathon的现场 我看到90%的电脑都是Macbook ifixitAR的目标人群是这些人 而且可以延伸到更多的拆装教学需求里面
很多事情 或许到了更高的视角 才能确认之前的决定是否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