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logo

Blog logoJustZht

Justin Fincher

2020.3.25

 • 

找到了一个电影评论的频道 Jack's Movie Reviews,结果看上瘾了,连看了好几个。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之前大学的时候经常碰到好频道,订阅后扫之前的历史投稿能在宿舍里懒在靠椅上看一天,比如 videogamedunkey,lesson from screenplay,escapist 的 zero punctuation 系列,等等。这个频道说借刀杀人的那一期挺合我意,因此还专门给那一期配了中文字幕。可惜的是后来才发现这个频道已经停更了,貌似是因为作者找到了一个实习。
说到停更,h3h3productions 今天倒是久违地一年之后突然更新了一部。YouTube 的推荐算法有的时候还是能给我推荐他们以前的视频,我对他们的价值观还挺认同,比如要大家 chill out 的这期。此外,他们还有很多搞笑的回忆,都是看后能让人放松的视频。

2020.3.20

 • 

天气开始变热了。穿着睡衣在家里写东西的时候经常暖和得很烦躁。
最想去的一个项目给我 rej 了,剩下的要么比现在拿到的最好的 offer 同级要么靠后,因此目前也可以准备决定去哪了。不管怎么说,对于一个本科 GPA 超低的人来说,今年已经超过预期了,所有对之前没有多申请点好学校的后悔都是事后之言,放几个月前我也是不敢对父母保证的。


天气变暖后,莫名地感觉和大学入学前的暑假气氛很像,也是一个看似无忧无虑,实际上也许需要我提前做很多准备的时间。已经有同样录取的人在刷题群里聊天,而我呢,虽然知道要去刷题,但是还在做严重延期的几个项目。
基本上这些项目分为两类,一种是独立软件,希望能快速地重新实践下 Skyline 推广被报道的经验,提前挣一些美元当生活费。然而 Metropolis 的增长并没有达到预期,或者说 Skyline 被报道本身也只是无心插柳的一次成功。因此目前手里还有一个基于 Rajawali 的项目,留着快速开发再试一次,如果还是不行我也就放弃独立开发挣生活费的想法了,转而刷题准备当地的实习。
第二类就是独立游戏。Epoch 已经准备从头开始写了,不过 2016 到现在 Unity 的生态和主推技术栈也改变了很多,再加上目前的 Unity 是一个各类框架都在交接的状态,UI 方面 UI Elements Runtime 要到 2020.1 才有预览包,UGUI 不想用,UIWidgets 又太专注 flutter 的 render to quad 模式,不足以支持特定的 3D UI 需求;渲染方面 LWRP 到 URP 还是鸡飞狗跳,选 legacy pipeline 又怕后期 Unity 直接宣布弃用,接着 Runtime GI 也是 2021 的排期了。倒不是说前期就要做视觉效果,我也可以直接先什么都不管只做数据层,但总是觉得少了很多信心和乐趣。
感觉几个项目在投入和放弃的取舍上都已经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了。或许等到下次写博客的时候,能带来一些有趣的消息。

2020.3.13

 • 

最近又陷入了坐立不安的情形,修 Metropolis bug 的时候想打游戏,打 Forza 的时候又觉得不妥,想去把 WWDC 的申请写了或者开始做 Epoch。想起来之前博客上写过实习的时候一旦觉得不自由了就会到处折腾让大家不高兴,现在其实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理论来说现在的确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驾照和刷题,但是又觉得申请的最终结果尚未决定,况且目前各地的情况也不明朗,做事的意义也不知道在哪,因此总是懈怠下去。


Metropolis 做了一些 PR 的工作,但是效果只能说一般,当然原因也是本身软件还有很多我自己都觉得不满意的地方。因此自己总是在做新项目和修 bug 中间来回。关于 WWDC 奖学金的申请,今年想做一个 SwiftUI Prototype Tool,结合去年的节点编辑器,通过节点生成对应的 SwiftUI struct,中间通过 codable 转接。但是后来仔细想了下貌似意义又不是很大,所以也只是开了个头就没投入了。


UniLWP 在 Metropolis 投放的过程中发现和一加手机在 Android 10 上严重不兼容,具体表现就是对 unityPlayer 调用 displayChanged(0,null) 或者 pause 的时候经常超时,导致 ANR 被系统砍掉。原本以为是 call rate 的问题做了一个 debounce,但是看貌似也没用,于是后面考虑利用 Unity 的多显示器支持,把不同的 surface 作为不同的显示屏幕传入 displayChanged 里,避免和主要的 Display(即 index = 0)交互,但是试了下貌似也不稳定,而且每次调试都要生成 jar - 打包 apk - 上传到阿里云云测 - 复现抓 log - 下载下来看,这又是特别消耗 san 值的事情,因此现在已经不想碰了。


所以现在就漫无目的地翻看网页,偶尔查下录取结果,期待某个时候能灵光一现,让我能去做点具体的事情。我还是挺喜欢做这些细细碎碎的写软件的差事的,就是最近太把兴趣当成业务来做了,还是跳票的生活舒服些。

2020.3.6

 • 

距离上次写博客又过去一周了,过得真快。


移动硬盘因为笔记本莫名其妙内核恐慌断电跟着出现了问题,怎么修复也修不好,索性不管了。硬盘里面装着大约 12 年到现在存下来的四五千首歌,损失倒是挺惨重的,虽然云端貌似还有着一份备份,但是是最近一次整理 ID3 信息之前的了,想想就头痛。自己的个人项目存在了另外一个硬盘里,倒是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不过也因此停滞了两天的工作。


Metropolis 的官网上线了,页面内的视频也是最近渲染好的。网站里面用 babylon.js 做了一个小型的软件模拟,可以模拟解锁的三维动画。这个写起来比之前 Skyline 的那个要容易很多,因为 Skyline 那次是 three.js,手机本身也不只是个矢量图而是真正的模型,因此当时又做了个 render texture 来模拟手机显示,现在看真的是玩票性质的。


听了 Panini

23

 • 

Metropolis 原计划在 23 岁的生日当天发布的,结果因为一个奇怪的 WallpaperManagerService 相关的问题(和 PackageManager 在更新软件时冻结和重启 package 的 race condition)推迟了一天,并且即使目前 Metropolis 正在通过 Google Play 的 CDN 分发到各地,它仍然只是一个不稳定的,占用大量内存的,feature set 只实现了原本三分之一的,官网都还没搭建完的,beta 版软件。
但是 Metropolis 的视觉看起来很棒,这就够了。👇

photo_2020-02-26_06-17-46
Metropolis(中文名 -> 大都会)是一个基于 Bing Map 的三维城市动态壁纸,提供北美主要城市的三维模型,你可以把 Metropolis 当成 Skyline 的姐妹版。同时如之前所说,Metropolis 是 UniLWP 框架的第一个成品,框架也在开发产品中反向贡献了很多新功能,接下来就是稳定性的验证了,时间到了 UniLWP 自然也会上架售卖。目前可以通过 Google Play Beta 加入公开测试。


接下来重心会转一下,因为我还有两件事情没做,一个是 WWDC 20 的奖学金申请项目,一个是 Epoch 的开发。前者大约需要一周,后者目前预估的是明年的第二季度能完成 gameplay 的部分。但是考虑到 Metropolis 这么一个预估一周开发完的东西折腾了我三个星期,我现在也不敢对任何事情打包票了。
此外,留学申请目前是三个 ad 三个 rej,最早的暑假就入学,而如果最后要选择这所学校的话,Epoch 就要更加往后推了,因为要提前刷题准备当地找工作。


以上就是目前的规划,虽然回头看,自己在 20 出头的前三个年头基本上没有一次按照规划来的。20 岁的我写了篇 20,担心着自己的价值会不会像是超市的商标一样浮动,又说了自己的幸运之处,虽然后来看没过几天就做了让自己掉价的选择。21 岁的我写了篇 21,讨论着没钱,尚不知晓两周后 Skyline 会让自己赚一笔。22 岁我的我什么也没写,处于固执己见又难以自己证明给自己的阶段,现在看只是突然失去了目标。
等待申请结果又因为疫情而慢下来的时间里,我和我妈复盘过大学的这几年。让她欣慰的是虽然大二闹着要退学,大三近乎逃学,毕业后又毁约大厂又参与创业又出走算下来 gap 了两年,至少现在有了研究生的 offer,也没有落下来多少。而让我欣慰的是,家人还在支持自己,这几年虽然吃了不少亏,但是过的也很有趣,更重要的是断断续续地,总会有事情让我觉得,只要我想做就能去做成功。
这句话听起来很俗,但要知道,持续的心想事成可是超人一般的能力,或者说天赋也不为过,而且这种正反馈只会越来越大。所以我很感激意气风发的光景,不管是实习的时候,打 hackathon 的时候,还是做独立软件的时候。但是也因为太在意保持这种惯性,一旦走错了路我就会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去了那种特质,直到下一轮不知道什么事情再把我带回轨道上。


我曾经很喜欢 Livid 的一句话,我也忘了具体怎么说的了,大致是他在博客上评论了不起的盖茨比,然后说真正的盖茨比是不会让悲剧发生的,因为他会一直和自己较劲。当时看了觉得真好啊,现在再看,又多了些感慨,或许是因为明白过来盖茨比的设定本来就有原罪一样的东西,而自己曾经和很多一样自比盖茨比的人一样相互碰撞,头碰血流,谁也不服输,最后总有要下场的,落败的盖茨比。
而我是,至少是暂时,还是不想当一个下场的。
这或许就是我这一年尽力要做的事情了。


听了 tatsuro yamashita - come along IItoshiki kadomatsu - summer time romanceUnnatural CitySeptemberWorrying StateSoulection Radio Show #274 w/ Mac Miller 看了 Hitman 2: The Rise of Agent 47Vue.js: The Documentary

2020.2.12

 • 

Metropolis

Metropolis 的工作完成一半了,这将是用 UniLWP 完成的第一个 LWP,很多在 Metropolis 中的脚本也将 backport 到 UniLWP 里。

 • 

半夜睡着觉 突然显示器自己亮了起来 把整个屋子都照亮了
显示器上空荡荡的只有壁纸 迷迷糊糊地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盯着显示器看了一会 突然反应过来是不是有新的邮件通知 于是蹦起来去检查邮件 看是不是有其他学校录取我了
然而什么也没有 于是我关掉显示器 整个屋子又变黑了起来
我坐在床上 听着楼下的猫在发情地叫 想着自己仅有的好消息 渺小的未来 和外界源源不断的坏消息

2020.1.23

 • 

Vortex 已经开源了。自己对 Unity-Android LWP 的实现,UniLWP,也会近期开源,估计会和功能加强版的 Asset Store 链接同一时间发布。要说 UniLWP 有什么好的,就是相较于其他的方案,UniLWP 直接从 Unity 2019.3 开始支持,不会强制 Activity 作为 initializer 的 context,基础版只有一个 18kb 的 jar,集成没有侵入性(因为用了 ContextProvider 做提前初始化然后用 Application 替代 Activity 来作为 context init,然后 merge 后的 manifest xml 已经去除了 Unity 自带的 Activity 改为了我的 Activity 实现),基础版不需要自定义 Native UI 的话直接集成到 Unity 默认打包 pipeline,以及兼容 CloudBuild 吧。

2020.1.16

 • 

做作品集的时候发现 Skyline 的官网在 Safari 上会重定向的报错,于是又花了两个小时去改网页,把 Vue CLI 和 Balm UI 都升级到了 4.x。Balm UI 的 Material Design 组件库相比 1.x 时终于算是比较齐全了,因此把之前的左上角的弹出菜单改成了侧滑菜单。不过 three.js 的部分一直没有从老的仓库里迁移过来,因此 Presents Viewer 的部分还是半废的。
Skyline 2.x 从建立仓库起就算是半个 monorepo,因为总结构是 Unity 的 Assets / Settings 那一套,但是同级别还有个 Builds 目录,用来放 Android 工程和 Firebase 的前端及云函数工程,在这种项目上操作就有种横冲直撞的感觉。


买了 fingameworks.com,目前和 fingame.works 一样都跳转到很久之前做的 GitHub Pages。申请季结束后开始做 Epoch 估计也会更新一下 FinGameWorks 的主页。


photo_2020-01-16-21.22.24
在家人的帮助下装好了支架,工作台的显示器不占用桌面空间了,支架真是提升生产力和幸福度的东西啊。


听了 HONDA - Friday Night Plans, Plastic Love - Friday Night PlansDuñe x Crayon - PointlessTatsuro Yamashita (山下達郎) - MOONGLOW

2020.1.7

 • 

最近在做 PDF 版本的 Portfolio,因为申请的有一个游戏设计,没办法填写我的在线 Portfolio。
一开始想按照 Lackar 的风格来做,不过到后面索性放飞自我了,配色相比之前也用的比较大胆,不过效果我还算比较满意,放几张图:

2000


给 Flutter Clock Challenge 做了一个彩色小钟,套路和 Vortex 其实差不多,都是根据数据更新颜色。做这个的时候试用了下 Flutter Web beta,结果连渐变组件都还没移植上去,之前想用 Flutter 做跨平台软件的想法看来还是要搁置一段时间。


做 Flutter Clock 的时候想起来以前 iOS 上有很多漂亮的天气软件,比如 SolarSun,不只是在视觉上很棒,在交互上也很有想法,不像现在的软件全都是 Large Title + Navigation Bar。可惜这两个一个太过久远 API 已经挂了,一个直接被开发者下架。有的时候就会感叹,这种精致的软件,特别是依赖网络 API 的,对后世的影响力连一个十年都不到,2020 年大家还能听 1980 年的音乐,却已经连 2012 年的软件都再也运行不起来了。


听了 FE Radio 131 + More//NightPoetic Justice (Res Edit)PYRMDPLAZA (Joe Kay's Slowed Edit),看了 Best of Between the Scenes 2019 | The Daily Show 以及 超級歪【20萬訂閱Q&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