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0

 • 

作业,考试,面试,最近就在处理这些东西,而且越处理越多。
周末的时候在家给 scooter 换爆胎了的轮子,卸下来之后又去忙作业去了,因此车架子,新轮胎和螺丝钉现在都摊在地上,走路的时候难免碰到,估计要等这个周末再看有没有时间了。
推上日常言论看的我十分焦虑,一会是 bio 里某大厂曾经的产品经理发表“何不食肉糜”的言论,一嘴一个 “be creative my friend”,好像他是到处说 old sport 的盖茨比,看了一会觉得就是为了语出惊人攒流量后面好运作币圈 KOL 的,所以 mute 了。一会又是留学生因为生活费和父母吵架的聊天截图,然后各路人马发表看法,有的借此说自己很早就经济独立了云云,有的看了反转后说父亲也不是个人物,有的解释背景说留学签证不能打工,接着就有人说即使如此留学生也应该偷偷打工承担风险,甚至有种应该为此骄傲自豪的感觉。
我说,这世间人们的表达欲真的丰富,每个人都在吹好看的泡泡,并希望自己的泡泡吹得更大,把别人的挤破最好,越吹越大之后又担心肥皂泡太大了飘不起来,因此都手舞足蹈想托着举着,要是落在地上破裂自然是不幸,但好像也没人在意,他们就立刻去挤着吹下一个泡泡。

2021.10.13

 • 

上完上午的课,冲了个澡,看了下日历下午要上嵌入式设计那门课,相比同样在上的嵌入式入门来说反而算是比较轻松的一门,更多的是比较 high level 的实践,不用实际上手写 PWM I2C 那一堆东西,或者至少暂时不用来着。
冲澡的时候觉得自己最近好像以省电模式运行一样。事情接踵发生,我都只简单应答下,接着继续处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开发者账号被封软件被下架,我抱怨了几天,但并没有做出实质性应该去做的事情,即,写 Medium 记录我的遭遇,买域名(已经想好了是 googlebannedmyapps.com),然后 Twitter 和其他地方发出来,让更多人知道我的情况 -- 即提升 awareness 的那一套操作,然后伺机看能不能和 Developer Relationship 的人沟通,看到底为什么封了我的号。然而我什么没做,只是偶尔回复下用户的邮件和私信说,“Diffuse 被下架了,Google Play 目前也只会给我无用的机器回应,我对于这一切很抱歉”。
感情的事情也是。被提分手后,按理我应该挽回的,即使对面已经有反悔的意思了,我也没立即回应,只是还在继续做自己的事情,间歇性地想了两天后说,那还是分吧,于是就分了。内心会有波动,但终究我什么也没再做。
我就以这么一种看起来并不是很想搭理的状态,低功率地继续做着现阶段主要的几个事情:赶作业,写团队项目,准备演示内容,准备面试。我也不太投入时间生产东西了,没有新产品,没有新 app,也没有太多新点子,更多的是消费,看电影,看了 007 还不错,看剧,Apple TV+ 上的基地,然后看书,既然我最近刚买了个 Kindle。
上周嵌入式设计拉了另外一个老师来做 Guest Lecture,讲嵌入式板子在不同模式下的耗电量,休眠要用多少,唤起要用多少,跑 Timer 会用多少,蓝牙会用多少,不同模式耗电差了几个量级,之类的。中间提到说闪 LED 也很耗电,提到例子说如果手机开闪光灯的话可能很烫然后一会就没电了。曾几何时一直以高功率产出 app 为生活目标的人,谁能想到突然有一天发现亮个灯都能这么奢侈呢。

买了个 Kindle

 • 

亚马逊因为要出 USB-C 款的 Paperwhite 了,之前的老款直接教育优惠从 70 刀降到了 30 刀,我就买了一台,第二天就到了,比我印象中的 Paperwhite 轻薄很多,果然电子书这种看起来简单的东西给上几年也能有很大的进步。原本想刷 KOReader,结果 Kindle 自己在飞行模式下系统都更新升级到了没办法越狱的版本,实在是匪夷所思。事已至此,从 iBooks 里找了些老的电子书导入进去,写作业写烦的时候看,也因此得以又粗略读了一遍挪威的森林,可能周末再重读下海边的卡夫卡,然后去看刺杀骑士团长,这本我反而一直没时间读来着。
至于挪威的森林,以前读的时候会觉得永泽是个厉害的人物,绿子和直子是截然不同的性格。这次读完,永泽仍然是个厉害的人物,我可能逐渐认同永泽“不地道”这个我以前可能会觉得义愤填膺的看法,但也并不觉得这是个什么要紧的事情。直子和绿子反而变得相似起来,能够区分二人造成读者感观不同的,恐怕仅仅是轨迹不同,和主角交叉的角度不同而已。

2021.10.7

 • 

晚上的时候感觉什么都不想做,于是按照“睡一觉就好”的准则去床上瘫了会。十月的加州开始降温了,开着窗户透着百叶窗能感觉到凉气伸进来,但因为我的房间一直有电脑和显示器在散热,因此倒也不觉得很冷。就这样躺倒了一会,半睡半醒的时候能听到巨大的飞机低空飞过,过了一会又有火车发车的声音。住的离火车站和机场比较近可能就扰民这块比较烦,但反正潜意识里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我也就一直没睁开眼,直到我妈一个 FaceTime 打过来,黑暗的房间里电脑手机手表全亮起来响着铃声。我再也没办法坐视不管,只能爬起来按掉,这才想起来因为睡的比以往早,勿扰静音还没打开,然后就觉得口渴。
摸黑喝了点水之后再躺倒,开始睡不着了。得,我心想,又提早睡了会,这下不到两三点肯定睡不着了。于是打开电脑去网站上下单了褪黑素,跟着一起的还有可乐,果汁,鸡肉,鸡蛋和其他琐琐碎碎的东西。然后我就在电脑前面敲这个博客来着,可能发布博客之后再去写写作业,最近作业实在是太多了。

2021.10.2

 • 

之前在推上提到过想要打印一本书的想法:

我:有个想法,把个人博客,Twitter 和其他地方的数据全 dump 下来,然后找发布书的平台做一本书,打印一本自己翻着玩
我朋友:出自传了相当是
我:如果能搞定的话,感觉可以当 24 的 yearly project 了,不过今年事情好多,不知道能不能
我朋友:我 24 的 yearly project:活到 25
我:草
我:有道理

倒也不是 “ego 爆棚” 之类的原因,只是最近我的 Google Play 开发者账号连续被封,让我挺焦虑的。花了那么长时间做的东西说没就没,搜索排名和用户的评价也一同消失,对于以用户认同支撑的独立开发者来说,可以算是毁灭性的了。我固然是没有办法对抗 Google Play,这部分也可以认为无法找回了,但我还有其他在网络上的 presence,希望能在这些地方都关停之前纸质化下来,这个博客尤为重要,因为我总有担忧哪天突然我就没办法续费服务器或者域名了,然后这个博客就在毫无维护的状态下慢慢挂掉。

2021.9.30

 • 

近况

  • 暑假实习的全职 return 有了个口头的正面回复,虽然很多人和我说“只是口头”,但我觉得也够了,看什么时候能走到实际的流程里
  • Google 因为乌龙事件拒了我的 new grad 申请,连个 OA 都没拿到。希望能邮件扯皮下让很迷的 HR 把我的申请再重新过一遍
  • 投递了很多其他家,暂时都还没进展
  • 重新上架 Diffuse 的二十天后,最后一个 Google Play 账号也就是 FinGameWorks 也因为 “prior violation” 封了。打算有空的时候写邮件给开发者关系,即使很大概率拿不回来,但至少要别人听到我对整个 flawed system 的不满
  • 分手了,莫名其妙的。可能我觉得感情变故莫名其妙这种态度本身就是会让人想要分手的一个原因吧
  • 去开了卡丁车,还蛮好玩的,除了有点贵,然后脚因为一直踩踏板有点抽筋
  • 闲的无聊的时候,用 wayback machine 读 Livid 的老博客来着

2021.9.25

 • 

周末了。想了下本周好像没在做啥,一大部分时间都在虚度。
因为学校 Practicum 有个 AR 的需求,研究了下怎么把 SwiftUI 嵌入到 SceneKit 里 Plane 的 material 里,并且怎么做触摸事件的支持。这部分暂时算是达到了,但键盘事件等等细碎的适配还完成,效果 也还行。得,我想着,我又开始做不受官方支持的 hack 了,但只要 Practicum 验收之前这个 hack 还能用,我好像也就无所谓。
上上周+上周的两个面试都无结果后,我就没怎么再投递和面了,看起来好像进展停滞了一样。空下来的一部分时间用来 Practicum 这门课的组队开会上了,另外一部分时间拿去写 Embedded 这门课的汇编程序。看看周末能不能多投递几家,保证十月份继续有面试面。此外也要 reach out 之前的蓝牙组,看到底 return offer 是什么意向了。
工作日的时候和现在在 Stanford 的一个老同学吃饭,提到 Stanford 内部创业氛围十分浓厚,社交局也蛮多。想了下好像 CMU 这边就更多的是找工作,然后日常就是赶作业,还挺不一样的。希望下学期我能闲下来做些课外的事情,这学期的话反正也开始上了,就不退了。
听了 Soulection 500Change ya mindKaytranada (Dj Set) Live @ Boiler Room MontrealSoul - Only One (Joe Kay's Slowed Sade Edit)Esta. - Only One (Love Is King)I Want You,后面这三个全是在 sample Sade 的歌,YouTube Music 还偶然给我推了 Sade 的
Frankie's First Affair,听了才发现小老虎的伤心者原来是在 sample 这个。看了基地的前两集,感觉设定还不错。

2021.9.19

 • 

大半夜的睡不着,拿起 iPad 在 HBO 上点播各种电影片段消磨时间,于是看了一会哈利波特,然后继续在软件内点点点,又看了一小段 1974 年版的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个版本的倒是挺还原小说,连 Gatsby 和 Daisy 见面的时候 Nick 出门在下雨的室外绕着自家走了一小会这种细节都还原了,Gatsby 在收入来源和个人奋斗上那种遮遮掩掩和自相矛盾也通过台词体现出来,这点好像新的那个版本反而弱化了。除此之外就是到处充满了老电影的感觉,包括运镜转场,比如某个场景要结束的时候,镜头就从人物慢慢移动到草坪上的积水,放大景色,然后渐变到黑色,挺像是 2000 年家庭 DV 的效果,至少我爸以前拍家庭录像老是喜欢这么干。总之就很年代感。
看了一会关了,然后又在软件里点点点找 2000 年的电影。想起来童年时代看过一部脑洞大开的儿童科幻片来着,名字全然忘了,只记得像是在玩游戏一样。反正睡不着,脑子一热就去搜到底名字叫什么,结果叫 Spy Kid 3D。再去看真的是惨不忍睹,但小时候看这个电影的感觉倒还记得,就只觉得很酷炫,现在看就觉得特效好粗糙,儿童演员好尬,到处充满着 2000 年 high tech 的感觉,YouTube 上还有人称之为 "Fever Dream",还挺贴切。
于是转战 YouTube 继续点点点,又看了遍迪斯尼 Fantasia 2000 里面的 Rhapsody in Blue,真的是经典一点也不过时。小时候看狂想曲两千,最喜欢的章节就是这个蓝色狂想曲,当时只觉得音乐好听画风也好玩,只是不懂为什么落魄男子喝咖啡的时候身后的入口一会人来一会人往的还超快不知道在赶什么。现在再看自然明白那个是地铁口,赶路的人超快也不是一定真的要快,而是在表现落魄男子喝一杯咖啡又续杯,在咖啡厅呆了很长很长时间,以至于地铁都开了好几遍了。重新看这些东西,再感受小时候和现在认知的落差,实在是有趣。
想到这里觉得其实好像我童年还挺幸福的,全靠当时家里有出游时录(还是磁带的) DV 和去影像店买 DVD 的习惯,我才能有这些奇奇怪怪的认知和记忆。这里面我爸功不可没,作为一个平日上班空闲时还买打口唱片,捣鼓录像机和功放的人,他可能算是当时那个十八线小城里少有的 geek 了。

2021.9.17

 • 

51 学分的威力逐渐显现出来了,本周忙成狗,或者说好像看起来没怎么忙但实际上很耗费心力,主要就是在不停地 context switching 上,和 sponsor 一起的团队项目要不停开会,经常这边塞一小时那边塞一小时的,然后自己还在忙两人合作的硬件编程作业以及个人的事情(做面试 take home,采购吃的喝的,买换季衣服,做饭刷锅,视频聊天),因此总之在不停地地开关相应的软件,材料,网页以及联系窗口上,脑子里也要不停回想下一个项目之前做到哪里了。fully loaded 的后坐力大虽大,也不打算退课,好像也过了退课的时间了,最多后面把一门课改成 pass / fail。
面试的准备也不太好。至此想去的两个组一个是被备胎,一个恐怕也没下一轮了,继续准备其他的罢。
能察觉到自己的心态会有微妙的变化,和朋友商量想要去做的事情的时候不知道要怎么宣告这种变化,只能随口提一嘴看大家的反应。但即使是我想要去做的事情,不管是出于爱好的,还是出于私心的,眼见着也都没时间去做,只一直在要去做的准备部分那扇门不停地跨进来跨出去,因此 context switching 的成本更大了。

2021.9.14

 • 

IMG_20210912_124227
上一场面试结果出来了,意思是以后可以再聊 - 现在他们想要更强一些的人。反正秋招就是不停地投递然后面试,这个没过也没啥,继续面着,虽然这个组我其实还蛮喜欢的,要能 move forward 我就无脑签了。
从 Cee 那收了台 OSMO Action,没想好能干嘛,可能就拍拍然后试试能不能剪一个视频 - 不过后来发现这个东西可能更适合室内固定的地方用来做 devlog 或者 timelapse 之类的东西,出去的话一个是没有防抖,一个是广角镜头想要 telephoto 的效果只能后期数码 crop in,因此拍出来的素材比较棘手,可能目前我还没有思路怎么利用这些素材。至于又有变焦又有云台防抖的 OSMO Pocket,我另外一个朋友在打算买来着,准备回头看看他的使用心得。
听了好几集 Boiler Room 的 DJ Set,比如 Nic FanciulliKaytranada,和 Ash Lauryn。最近想学 Houdini 来着,但作业太多了,又要准备面试,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