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logo

Blog logoJustZht

2021.6.12

 • 

周五晚上参加完同学的游戏局后回到住处又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周六早上九点多的时候习惯性地醒了,但很快又睡着直到十一点,中间还做了很奇怪的梦,关于平原,干涸的泥坑,像火箭弹一样从天而降密集打击的水柱,在水坑中玩耍的人们,以及嫌弃水脏而不愿意游泳的我。醒来后在 Day One 里记了下来,感觉最近做奇怪的梦的频次在变多,但也只有梦中才有这种奇异的想象力了,也许我应该尝试学习 Blender 去把我的梦给渲染出来。

看了 VideoGameDunkey 的 Playtime,是关于一部名为 Playtime 的电影的评论。原电影不论画面,调色还是故事版都很棒,dunkey 的剪辑和讲解也恰到好处,特别结尾的配乐和电影片段衔接无缝,高潮之处再恰到好处出现结尾标题,有种当头棒喝的感觉。实在是太希望 dunkey 能再出几部这样的视频,也感叹如此高质量的视频竟然能在互联网上近乎免费地分发和被观看,what a time to be alive。

听了 CPRGood Morning (Mndsgn Remix),和 Say It。因为一些特殊需求想让父母把留在国内的 iPod Classic 寄到美国,然后才发现带电池的东西跨国实在是费劲,只得 ebay 上淘了一个便宜的 iPod Nano 3rd gen,虽然硬盘容量上肯定是没办法比,但至少堪用。希望下周能早点到。

2021.6.8

 • 

IMG_20210605_224332_019
匹兹堡又在下雨了。雨停了之后去门口的小餐馆打包一份牛肉面,结果刚拿到面雨就又开始了,也没伞,只能看着透明的天窗上朦胧的水花。真必须要下雨的话,倒是挺想下雷雨。
七月就要搬去 SV 了,到现在房子还没找,也不能说不急,但事情又挺多,导致找房子和搬家一直没有提上日程。
寄了明信片,一张写了之后用信封套着,一张就直接写在了背面。想起来前几天和朋友聊天,聊到困扰和逃避的事情,或许应该也开诚布公地写在里面。
咨询了下实习的公司,实习期间貌似还可以给个人的 app 推 bugfix,不过暂时也懒得修 bug 了,公司的事情要研究的比较多,这几天还有选课的事情,已经够烦了。
听了 Prey。看了我是大哥大的剧场版,理子撅着嘴拉着三桥那段太好玩了。

2021.6.5

 • 

IMG_3089
最近老做奇奇怪怪的梦,比如梦见手机摔碎了,镜头上全是裂纹,结果自己又拼好了,简直像是拼积木一样。记到 Day One 后又翻了翻之前的日记,貌似去年这个时候还梦到过把蛀牙卸了下来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后来梦到装回去了没。
实习的状态逐渐在变好,不过感觉好久没在正经公司干活,现在的我反而最缺少职场沟通技巧,希望一个暑假能大致学会。
期末考试后大家都比较闲,组局喝酒的次数开始变多了,还挺开心。
听了 SLIDESummer Breeze没有你Good Friends,以及 Sorry_我不在,你也不在

2021.5.29

 • 

匹兹堡又在下雨了。想起来昨晚打 Lyft 去赶朋友的喝酒局,路上和司机瞎聊,聊到在美国没车的话寸步难行,特别是下雨的时候。于是今天无所事事地呆在家里,什么都不是很想做,可能过会去扔个垃圾洗个衣服,然后继续漫无目的地上网直到太阳落山。
不管怎么说实习第一周结束了,说该做的貌似也都做了,但对整个暑假能否继续如期推进到我想要的状态,总是有隐隐的担心。此外第一学期的成绩也下来了,大课里三个 A 一个 B+,QPA 暂时是 3.84。我一直不是斤斤计较成绩的人,不然本科也不会落得个 2.5,但只是高兴,似乎这个东西能擦去过往的遗憾,即使那遗憾也不是我的,而是我父母的。
听了 Summer's Gone

佛罗里达之行

 • 

和同学出去去佛罗里达玩了一周,围绕着迈阿密去了 Key West,Universal Orlando 和 St Augustine,昨天刚回到匹兹堡。发点图。

City Ballet

City Ballet 建筑,字体很有 art deco 的风格

Museum of Graffiti

Museum of Graffiti 附近拍的飞机,刚好和路标对齐上了

South Beach

South Beach 的海,到的时候已经是 Golden Hour 了,很好看

South Beach 2

没带泳衣泳裤因此没去海里游,不过倒是挺多人在冲浪

Key West

Key West。还去看了海明威故居,里面很多猫

9-3/4

Universal 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哈利波特主题过山车很刺激。

Universal

Universal City Walk 附近的河

Augustine

St. Augustine 城堡附近有很大的草坪,拍了对情侣。

这次几乎所有的图片都是在一台 Galaxy S21 上拍摄和处理的,我对 S21 + VSCO 的组合十分满意了,放在几年前完全不敢想象手机摄影能到这个地步。更多图都放在了 Instagram 上面。

2021.5.14

 • 

考完了,也打了第二针疫苗。除了头沉一些以外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感觉开心第一个学期结束了,但又不知道要用突然空出来的时间做什么。


更新了 Portfolio,加上了 Mapaper 和 HumanScan,修了一些网格布局的 bug。对于我来说 Portfolio 是我最看重的项目之一,虽然 Google Analytics 的统计数字一直很少,但不妨碍我自己完善往个人 wiki 的方向发展,也许有一天能像 Devine Lu Linvega 的个人站一样丰富也不一定。


在匹兹堡的这五个月,很多时候是处于焦虑的状态的,焦虑到一定程度看事情的眼光也会变,要么给自己设定不切实际的目标,要么人就变得不耐烦和刻薄起来。
以前我觉得很多事情不说出来最好,不留痕迹自然也不留把柄,甚至在之前的博客里写过,“不暴露自己的政治倾向也是政治倾向的一部分”。但一整个学期基本上就整天窝在屋子里面壁后,就算是自我评价还算内向,能够单纯靠一个人做事情获得活下去的能量的我也受不了了,充满了想要表达的欲望。从这层面上来说,我还不够内向,也许是个好事。
总之,我在慢慢尝试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以往总是在说话前自我过滤审查一番,提到事情也都有所保留,但可能目前的自己已经不太想这样了,说出来不管后果如何,自己开心就好。因此最近得以在推上毫无保留地嘲讽 rct studio 追 metaverse 这种人云亦云的热潮以及很多拙劣的手法,也不再去想“如果自己是错的,metaverse 最后成为了热潮怎么办”,或是“会不会别人觉得我是眼红上家公司发展良好”之类的近乎 doublethink 的自我否定。总之,自己还是狂妄点好,看不惯什么就说什么,这种态度可能会在当前这个阶段让我做更多的事情。


2021.5.6

 • 

IMG_2438
五月了,也期末周了。作业有点多,Lab 刚交上去还差两个 unit test,在考虑还要不要花时间补上这几分,还是就这样算了然后去看其他的作业。
精神状态总是不太好,紧张兮兮的,希望考完试出去玩能放松下。
听了 MISCE 048 - Abstract DreEVER SO TENDERLYStarbowQuick

2021.4.29

 • 

去松鼠山剪了头。理发师翻着我的长头发问我是不是之前烫过,我说没,理发师又问是不是自然卷,我说也不是,可能只是留长了自然绕一起了。最后问我是不是剪短就行,我说对对,然后给我推了一个应该两个月都不需要再管的平头。我其实还挺想要成为自然卷的,但好像也没什么具体的缘由,也没这个基因。剪完算了半天小费该给多少,想打开计算器又觉得很蠢。


之后的两天封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处理学校和作业的事情,没什么乐趣但只能逼着自己做完,反应有些迟钝像是涂了胶水,但需要说话或者露面的 Zoom 上还是想表现的积极一些。每天睡的也不太踏实,昨天熬夜写完了一个作业,睡前也提交到机器上出了成绩,结果做梦开始梦见自己又在写作业,也没写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一直在和稀泥,直到醒来都没做出来,醒来迷惑了好一阵子。
可能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太宅了,也许出门走走和遇到的人说说话就好。要说好消息也是有的,学校终于发下来实习流程的文件了,后续 CPT 和 SSN 的事情也终于能开始走了,虽然保守估计还要两三周,但总归是有了点进展,办下来自己也会开心些。


以及最近的感想就是彻底躺平,机会再多,自己也不想再放弃一切去赌一把了,只是感觉有些失望,一个是曾经觉得很厉害的事物看穿之后觉得只是草台班子,好像很多成功也都只是偶然,另外就是很多机会最后发觉并不真诚,自己却曾盲目地感谢每个机会。说到最后,大家都只是这个星球上的虫子罢了。


听了 Mndsgn 的 Search I,听完才反应过来这就是 voyage funktastique 之前某期收录的曲子。

2021.4.27

 • 

考完了试,过会出门剪头,接着还有几个作业,傍晚还有一个 zoom session。


最近有点想买一台 OP-1,虽然自己压根不会用。要说原因可能是觉得被束缚了手脚,一直以来写独立 app 自己用就很开心,但入学后不只是没时间写,身在学生身份政策的灰色区域,也不方便再开新坑,现有的 app 也处于因为实习公司是业务相关而可能被下架的状态。因此自觉需要再找一个爱好来缓解下,要么学下 Hondini 和 Procedural Generation,配合 Octane 渲染点奇奇怪怪的东西,要么就学学怎么做音乐好了,因此也就想到 OP-1。然而说是这么说,这学期的课排的很满,光是解决作业就要占用很多时间,自己也因此经常处于想放松但又担心作业的状态里。我也不是那种靠出去玩放松的人,对于我来说,能给一整天写点自用的 app,做点游戏,或者维护下个人的几个站点,就很有满足感了,要实在没时间,出去走走散心聊天喝酒也不是不行,算是退而求其次。
说到维护站点,Ghost 一直在提醒我升级 4.0,我也早也有想趁着迁移直接给 VPS 重装系统的想法,这台 Linode 从 14 年起就作为博客的服务器,上面塞满了各种奇怪的脚本和依赖,也是时候推倒重来了。然而前几天本地跑了下 4.0,Ghost 直接把会员人数,邮件打开率以及收入做到了 Dashboard 上还不能关掉,看起来像是专门给付费 newsletter 优化了,但我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个,我的博客就是我自己写着开心的,我不想要会员系统,也不想要天天在日记本的 dashboard 里看到博客和收入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一直是零)。因此我打算用 Nuxt.js 直接写一个小的系统替换掉 Ghost 好了,刚好可以借此机会用用 Nuxt.js。
所以我的 todo 里又加了一项博客系统,每次看着长长的列表都觉得无奈,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实现出来,里面还有在新加坡写到一半没发布的 LiveWall,用 LibGDX 计划的新作品 Atmos,以及之前给 Vaporwave 项目写的可以在 Unity Asset Store 上发布的 Android Internal Audio Readback Plugin。


学校这边一直拖着不给发工作许可,公司的 onboarding 也因此卡着,我不算很担心但也总是犯嘀咕,但既然是公事流程,也没什么可以加急的办法。有的时候会想这一切的尽头是什么呢,然而似乎又太远了,目前的自己还是在一种等待事情发生的碎碎念状态,一旦事情开始运作起来也许就会有各种机会和选择接踵而至,就容不下细碎的想法了。虽然 LinkedIn 上加同届同学的时候总是因为我比他们本科要早上一到两年,毕业后又没在做什么而感觉心虚,但要说这两年有什么领悟,可能就是不给自己设界限会好过很多,我可能也不会再像 20 岁 的时候一样时刻评价自己了。


20 岁的那篇博客里提到超市里总是挂着 0.99 的标签,因此 19.99 的自己尚可侥幸,变成 20 后就再无借口不认命一般。但有趣的是,这学期在上一门经济管理课,Tepper 的教授提供了一个可以模拟公司发展的平台叫 management game,五人一队以季度为周期调整公司经营的数据,其中就包括产品的售价。前几天是这个模拟的最后几个周期,一个队友提出来我们才发现,之前我们包括竞争对手的公司的产品售价都是整整齐齐的整数,调整也是成百成百地浮动,从来没想过给产品扣一分钱变成 0.99。几个人当时都笑了,最后我们的产品改成了 0.99 结尾。然而除了能让竞争对手会心一笑甚至跟进价格以外,这微不足道的一分钱对整个 game 有什么影响呢,学期末给教授做 representation 的时候,汇报的营收里又占了多少呢,换回到自己,当时那么算计又在强迫自己什么呢。

2021.4.23

 • 

本周是放空的一周。
提交完 WWDC 项目后就在补作业,但好像是因为上周很多时间都在写课业无关的代码的原因,这周的作业写的总觉得没有意思,拖着拖着现在就开始用 grace day 了,也许周六能写完。
之前自己理发,前额的有在修修,脑袋后的头发因为看不到就长到不行,结果最近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被说是不是熬夜导致发际线变高了,这话逼得我必须去理发店了。
匹兹堡都四月了还在偶尔下雪。我的房间窗户正对着加油站,一个人无聊到不行的时候就透过百叶窗看楼下加油的车,脑子里想着远近的安排。总的来说在匹兹堡过的还算开心,学到了些知识,也认识了几个朋友,更多的时候其实只是自己在彷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