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logo

Blog logoJustZht

2021.4.29

 • 

去松鼠山剪了头。理发师翻着我的长头发问我是不是之前烫过,我说没,理发师又问是不是自然卷,我说也不是,可能只是留长了自然绕一起了。最后问我是不是剪短就行,我说对对,然后给我推了一个应该两个月都不需要再管的平头。我其实还挺想要成为自然卷的,但好像也没什么具体的缘由,也没这个基因。剪完算了半天小费该给多少,想打开计算器又觉得很蠢。


之后的两天封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处理学校和作业的事情,没什么乐趣但只能逼着自己做完,反应有些迟钝像是涂了胶水,但需要说话或者露面的 Zoom 上还是想表现的积极一些。每天睡的也不太踏实,昨天熬夜写完了一个作业,睡前也提交到机器上出了成绩,结果做梦开始梦见自己又在写作业,也没写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一直在和稀泥,直到醒来都没做出来,醒来迷惑了好一阵子。
可能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太宅了,也许出门走走和遇到的人说说话就好。要说好消息也是有的,学校终于发下来实习流程的文件了,后续 CPT 和 SSN 的事情也终于能开始走了,虽然保守估计还要两三周,但总归是有了点进展,办下来自己也会开心些。


以及最近的感想就是彻底躺平,机会再多,自己也不想再放弃一切去赌一把了,只是感觉有些失望,一个是曾经觉得很厉害的事物看穿之后觉得只是草台班子,好像很多成功也都只是偶然,另外就是很多机会最后发觉并不真诚,自己却曾盲目地感谢每个机会。说到最后,大家都只是这个星球上的虫子罢了。


听了 Mndsgn 的 Search I,听完才反应过来这就是 voyage funktastique 之前某期收录的曲子。

2021.4.27

 • 

考完了试,过会出门剪头,接着还有几个作业,傍晚还有一个 zoom session。


最近有点想买一台 OP-1,虽然自己压根不会用。要说原因可能是觉得被束缚了手脚,一直以来写独立 app 自己用就很开心,但入学后不只是没时间写,身在学生身份政策的灰色区域,也不方便再开新坑,现有的 app 也处于因为实习公司是业务相关而可能被下架的状态。因此自觉需要再找一个爱好来缓解下,要么学下 Hondini 和 Procedural Generation,配合 Octane 渲染点奇奇怪怪的东西,要么就学学怎么做音乐好了,因此也就想到 OP-1。然而说是这么说,这学期的课排的很满,光是解决作业就要占用很多时间,自己也因此经常处于想放松但又担心作业的状态里。我也不是那种靠出去玩放松的人,对于我来说,能给一整天写点自用的 app,做点游戏,或者维护下个人的几个站点,就很有满足感了,要实在没时间,出去走走散心聊天喝酒也不是不行,算是退而求其次。
说到维护站点,Ghost 一直在提醒我升级 4.0,我也早也有想趁着迁移直接给 VPS 重装系统的想法,这台 Linode 从 14 年起就作为博客的服务器,上面塞满了各种奇怪的脚本和依赖,也是时候推倒重来了。然而前几天本地跑了下 4.0,Ghost 直接把会员人数,邮件打开率以及收入做到了 Dashboard 上还不能关掉,看起来像是专门给付费 newsletter 优化了,但我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个,我的博客就是我自己写着开心的,我不想要会员系统,也不想要天天在日记本的 dashboard 里看到博客和收入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一直是零)。因此我打算用 Nuxt.js 直接写一个小的系统替换掉 Ghost 好了,刚好可以借此机会用用 Nuxt.js。
所以我的 todo 里又加了一项博客系统,每次看着长长的列表都觉得无奈,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实现出来,里面还有在新加坡写到一半没发布的 LiveWall,用 LibGDX 计划的新作品 Atmos,以及之前给 Vaporwave 项目写的可以在 Unity Asset Store 上发布的 Android Internal Audio Readback Plugin。


学校这边一直拖着不给发工作许可,公司的 onboarding 也因此卡着,我不算很担心但也总是犯嘀咕,但既然是公事流程,也没什么可以加急的办法。有的时候会想这一切的尽头是什么呢,然而似乎又太远了,目前的自己还是在一种等待事情发生的碎碎念状态,一旦事情开始运作起来也许就会有各种机会和选择接踵而至,就容不下细碎的想法了。虽然 LinkedIn 上加同届同学的时候总是因为我比他们本科要早上一到两年,毕业后又没在做什么而感觉心虚,但要说这两年有什么领悟,可能就是不给自己设界限会好过很多,我可能也不会再像 20 岁 的时候一样时刻评价自己了。


20 岁的那篇博客里提到超市里总是挂着 0.99 的标签,因此 19.99 的自己尚可侥幸,变成 20 后就再无借口不认命一般。但有趣的是,这学期在上一门经济管理课,Tepper 的教授提供了一个可以模拟公司发展的平台叫 management game,五人一队以季度为周期调整公司经营的数据,其中就包括产品的售价。前几天是这个模拟的最后几个周期,一个队友提出来我们才发现,之前我们包括竞争对手的公司的产品售价都是整整齐齐的整数,调整也是成百成百地浮动,从来没想过给产品扣一分钱变成 0.99。几个人当时都笑了,最后我们的产品改成了 0.99 结尾。然而除了能让竞争对手会心一笑甚至跟进价格以外,这微不足道的一分钱对整个 game 有什么影响呢,学期末给教授做 representation 的时候,汇报的营收里又占了多少呢,换回到自己,当时那么算计又在强迫自己什么呢。

2021.4.23

 • 

本周是放空的一周。
提交完 WWDC 项目后就在补作业,但好像是因为上周很多时间都在写课业无关的代码的原因,这周的作业写的总觉得没有意思,拖着拖着现在就开始用 grace day 了,也许周六能写完。
之前自己理发,前额的有在修修,脑袋后的头发因为看不到就长到不行,结果最近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被说是不是熬夜导致发际线变高了,这话逼得我必须去理发店了。
匹兹堡都四月了还在偶尔下雪。我的房间窗户正对着加油站,一个人无聊到不行的时候就透过百叶窗看楼下加油的车,脑子里想着远近的安排。总的来说在匹兹堡过的还算开心,学到了些知识,也认识了几个朋友,更多的时候其实只是自己在彷徨而已。

2021.4.18

 • 

插播一则:
My wwdc scholarship application is now submitted.
Video is up at YouTube.

Banner

奖学金终于提交了,今年的想法是用 Lidar 扫描出一个人出来,配合 ARKit 骨架识别做自动 rigging 和 skinning。最后的结果不尽人意,但点云调大一点也能看,甚至有卡通的味道。只是我为了这个项目 debug 了快四五点天,解决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框架 bug,比如 SCNSkinner 没文档不说,网上极少的关于 inverse transform 的写法也都是错的,bind space 要对 root 做一个 relative transform,以及如果装配好 skinner 后 runtime assign skinner/geometry 会导致点都坍缩到 root 上,这个 bug 如果你导出后在 Xcode 里看是看不到的,解决办法也很直白,就是替换 skinner/geometry 后保存为一个 scene 或者 archive,加载后替换当前 node,对的,就是序列化再反序列化下,就要这么小心翼翼的,目前看到有类似 workaround 的项目也只有 GLTF 这个 repo,我也懒得发 radar 了。
现在已经周日凌晨了,今天要开始补作业了。

听了 Soulection 500EarlLit House Tape Vol.17i am stoned and anxiousPlaying Your GameOur Love Has No RhythmMAD Plastic Love (Cover)Summer Salt - One Last TimeHomeland,和 Intro - M83

对了,前天我还打了疫苗,世界终于慢慢要(部分)归于正常了。

2021.4.11

 • 


Ghost 4.0 出了,想找个时间升级的时候顺便把主题也修修,一直想做一个 threejs 挂在 banner 上。
WWDC 奖学金写的有点费劲,因为我的想法是 lidar scanner + human auto rigging,scanner 这部分就花了不少时间尝试,一开始是基于 ARMeshAnchor 想填充 vertex color 来着,但 ARKit 给出的 mesh 面数实在是少,如果 Model I/O 细分的话又很难控制结果。后来尝试生成 UV 然后做 projection,Model I/O 负责展 UV 的方法没有注释,调用就崩溃,因此只好自己写了一个基本的 UV 生成,然后 SceneKit 里做 hit test 看命中的 UV 在哪里,最后效果也很差,而距离 ddl 也就一个星期了。因此昨天改成了直接生成点云,只要点数够多 scan 的结果看起来就没有问题,然而这样的话生成 SCNSkinner 的时候就要给一大堆 vertex 做 bone weight 计算了,这部分还没做,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性能问题。周一还要考试,只能先暂停了,没有后备计划有点慌,平时应该多做点小东西留着,随时拿来给 hackathon 或者代码比赛当 starter project。
听了 想忘掉徬徨卻不停地想CocoonParadise... How Far?GreedChotto Matte KidasaiMorningThe Effects of Climate Change on Densely Populated Areas,然后又看了一遍 Titan A.E.,一个很怀旧的动画片。

2021.4.3

 • 


WWDC 奖学金题目公开了,学校图书馆目前不提供设备租赁,因此从 Lensrental 上租了一台带 LIDAR 的 iPad,准备写一个 AR 相关的项目。
这周过的比较颠倒,几乎天天在熬夜赶 due,下周估计会好些。
听了 Crystal DolphinCali

2021.3.25

 • 

IMG_2249

原本以为这周会公布 WWDC 奖学金题目来着,结果没有,然后新 iPad Pro 也没有消息,只能继续持币待购,想着把 DTK 返还给我的 500 刀找个理由花掉。
实习入职的事情应该没什么大碍了,上周走了几个不痛不痒的流程,虽然最重要的手续因为身份问题还是没办成,但暂时也没精力去 followup。
513 的作业开始变重起来,上周 cache lab 这周就要 malloc lab 了,外加上各种其他课的事项,给我的感觉就是一整个三月都是 mid term season。
上周末和同学去吃了披萨,分量比我想的要多很多,后来想了下来匹兹堡这两个多月一直点外卖过活,自然对价格有种偏高的估计。以后要多去店里面吃。
头发又变长了,不打算自己剪了,准备留长再说。

听了 Love IslandUp. Radio Show #69Nu - Waves Radio Vol 33黑暗之中闭上眼,看了辣眼的 MV imma by bbno$Blur: 11 Years LaterAn Incorrect Summary of Metal Gear Solid V: The Phantom PainPacific Rim Uprising - An Unworthy Sequel,和 Imperial Japan: The Fall of Democracy

2021.3.17

 • 

好莱坞电影里老是有那种觉得人类罪恶深重需要自我毁灭来达成和平的反派,或者这种哲学的变种,离奇的是我还挺吃这一套(好像是个很危险的想法),虽然电影里的反派的理由都很 cringy,充满着极端环境组织那种何不食肉糜的自我欺骗,但在某种程度上,我是能接受这种离奇的学说的,也能理解类似于三体里降临派的想法,只不过三体已经太出圈被过度解读了,就不提了。
当然自我厌世和想要灭绝人类还是两码事,只是我越发觉得这个世界越来越无聊,超音速客机和登月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计算机倒是发展的挺好,但作为一个学计算机的我看到的还是转码和内卷。我也不关心国家和种族,也无法理解因为这种诞生时无法决定的属性而聚成群互相讨伐的行为,但作为个人又总是卷入宏大叙事里没办法逃离,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去月球活在真空里,至少地球人不会说我吃着地球的饭砸地球的锅。

2021.3.11

 • 

上次说三月份要去理发店来着,结果前几天又自己剪了下,这次就理的有点劳改犯的感觉,估计短时间内也不会出门,就先这样好了。
夏季实习算是确定了,会去苹果当 Bluetooth Software Intern,不过流程还没走完,所以我也没有很能放下心来。
上学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忙着学东西而不用关心到底业界在搞什么幺蛾子,也不用天天担忧自己被什么奇怪的 hype 落下。因此虽然总是觉得躁动,但目前的状态也算安稳。

2021.2.25

 • 

明天考试,下周一考试,下周四考试,可见的两周内博客可能更新更少了。
面试有一家进展不错,其他的要么是面完无消息要么是简历就拒绝了,还有几个要 OA 的我现在也没时间做。不管如何暂时有家靠谱的在走进度,心态稍微好了点。
听了 Soulection 491 和 492,质量都很高。看了会 Mr Robot。
给自己剪了头发,脑门后面剪的很草率,不过 Zoom 上看起来还算正常,只是有中分的倾向。等三月份去理发店打理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