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logo

Blog logoJustZht

2020.7.28

 • 

东北的网课考期中了...惨不忍睹。平时的作业完成的还好所以加权起来暂时还能看,但期末要好好准备下了,不然研究生就和本科一样的 GPA 了。


暂且不知道 DTK 的 NDA 里是否有规定连 DTK 都不能提,但事实是我花了 3699 大洋从苹果租了台 DTK,全名叫 Universal App Quick Start Program,而且付完钱我感叹这世界上或许没有比苹果开发者更 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 的群体了。之前申请 DTK 一个月都没回我,后来换了个理由说我要用 SwiftUI 重写 Cetacea 啦,你们快批给我台我好重新编译到新架构上,结果一天后就批准了。掏钱之前还在犹豫有这四千块为什么不直接去弄台 AMD 的黑苹果,毕竟 taresky 的这篇 AMD YES 看得我心痒痒,而且 DTK 也只是租一年最后还要还回去。不过最后的最后,我还是在这里敲键盘,看着物流网页上我的 DTK 在从深圳发过来。
很多事情也像这样开始随性起来,我觉得是个好事,可能我想开了很多事情,比如我现在也不会给手机戴上壳了,可能是哪天下午起突然觉得买手机不就是为了裸机的手感,即使是超薄的 PTU 壳也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以防万一这种想法有什么意义呢,虚妄地期待坏事发生来证明存在的价值又有什么意义呢。
估计分手后重新审视事情就会这样,可能分手后女生会换个发型是一样的道理?不过即使在这种虚妄到有些犬儒的心态里,我还是希望双方不会有什么遗留下来的误会,不过可能短时间也很难解释了。


之前用很大篇幅提到的在 UIWidgets 和 Marklight 间来回切换的项目,目前还在写,基本上就是我用 UIWidgets 写到 UI 层快完工然后又用 Marklight 重新复刻一遍,因此现在对这个项目深恶痛绝,可能需要点时间才会重启了。虽然新品一直跳票,独立开发者的月收入倒没有大幅减少,不过新品上架的需求还是挺急迫的,因此最近在捣鼓 WRLD 和 Google Maps 的 Unity 地图 SDK,希望能从里面找点想法。
此外,我近期会写一个 Mac 端的 Menubar app,我觉得还是有些需求的,可能等周末吧。


买了两个域名,triotalk.appdepth.app。第一个已经在投入使用了,第二个暂时还没啥想法,只是觉得购物车里放俩月了这域名还没人买,可能是和我有缘,因此先拿了下来,有想要这个的可以联系我,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拿 ARCore 或者 ARKit 能做什么,或许苹果眼镜出来后会有点用。


跑步的时候主要在听 Apple Music 上的 Defected Radio。最近还听了 Graffiti on a High School WallNaoki Watanabe 的 Star ChildIngrid Is A HybridAll InSudden DeathAcross 110th Street 7/11INSTANT VINTAGE RADIO 070hurt me on your own

2020.7.21

 • 

上一篇里面提到 UIWidgets 虽然渲染效率很赞,但对文本输入的支持不是很好,在 UniLWP 的使用场景下更是不能用。后来我想了下,我用 UIWidgets 也就图个 Material Design 控件和数据绑定,换到 Unity UI 控件自己还是能写的,绑定我就准备上 Marklight 了。其实 Marklight 有一个重写版本叫 Delight,不过目前功能还没有百分百替代,而且 Marklight 在本科写毕设的时候就在用了,相对熟悉点,我也更中意这种 Vue 的写法。
得,我心想,我又在用一个废弃的库了,可能后期又会遇到奇奇怪怪的 bug,最后和 UIWidgets 落得一样下场,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是会信心满满地往里面投入时间精力重写整个 UI,可能就是所谓的 'it works great until it doesn't' 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对 UniLWP 做了点更新,通过反射绕过了 Unity 输入框那个 Dialog 默认构造方法的 Context,不然总是因为传入的是 ApplicationContext 而弹 BadWindowToken 错误,这下在 Activity 模式中和普通 Unity 软件表现没有区别了。


在朋友推荐下买了台 WRT32X 刷了 OpenWRT,感觉比之前 R6900 + Merlin 要好多了。因为网络稳定了又因此重新拾起了 IPTV,配合 Apple TV 上的 iPlayTV 可以直接当机顶盒用了。可能因为本身就是个白嫖党,我对 IPTV 生态的主观感觉就是十分原始和野生,需要不断地调整,整体用户体验一般也就到能用的程度。后来想了想为什么没人做一个比较好的客户端,可能原因就是大家都是白嫖党没人愿意付钱吧。


刷朋友圈能看到某公司的产品更新,看最近的动态有种失去了格调的感觉。要说这格调是啥我也没办法解释,只是感觉创业公司对外保持距离感还是挺重要的,但是现在这种像是要下场亲自带货,几人身上开始强加廉价的 title,观感就极差。几年前在某地见投资人时对面反问的一句 “为了创业而创业” 可能真的一语成谶。多说无益,就这么打住吧。


最近听了 亲爱的玛丽Hide Away - Cassara RemixHotlineEQUILBRIUMJuicy Grub。看了 Apple TV+ 上的 Greyhound。以及听说 TENET 无限延期,不过 TRON 3 据说在准备开拍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2020.7.17

 • 

看了 The Surrounding Game,从名字上看就知道是讲围棋的了,主线是几个年轻人在一周内参加晋级比赛的经历,看到最后我越是觉得 Andy Liu 有点像是我一个高中同学,特别最后字幕打出 Andy 去纽约做金融业之后,这两个印象就更重合了。或许有一天我会把高中同学误认为很会围棋也说不定,或者更加荒诞的写法是,本身我的高中同学就也是卧底的炸裂职业选手之类的。

我之前基于 UIWidgets fork 过一个改版专门给 UniLWP 用,当时为了能尽快跑起来注释掉了所有系统环境和输入的逻辑,比如默认没有 NavigationBar 和 StatusBar 高度(Android 的 NavigationBar 指的是下方的操作区,而不是 iOS 上 UINavigationController 的那个顶部位置,那个在 Android 上叫 AppBar),没有 Notch Cutout 没有 Insets,然后软键盘的逻辑也完全干掉了。最近手头的项目到了关键阶段发现需要实现文本输入,再回去看这块之前 UIWidgets 的逻辑发现他们自己做了一个游标,然后输入的部分是靠 Native 这边一个 1px 大的 view 获取 keydown 然后传递到 Unity 做的,虽然很 hack 也有很多考虑不到的情况,不过放在那个设计目的下也不是不能用。只不过对于 UniLWP 来说,如果是壁纸模式能获得的只有一个 Service 提供的 SurfaceHolder,这个时候是不能默认有 View 可以负责事件相应的。我因为这个事情折腾了一天,最后只得承认好像没有什么能快速解决的办法,而我最近又极度没有耐心,因此整个项目也暂时停了,所以说,技术选型很重要啊。

2020.7.13

 • 

和 Roc 去青岛找 Kevin 玩了两天。吃烤鱼,在海边看风景,在星巴克补我的网课作业,晚上看 Netflix,边喝啤酒边聊,给 Roc 唱生日歌,可能对于我和 Roc 都是从日常生活中逃离出来极度放松的两天。也互相交换了下近况和境遇,听了些还不是很明白,可能经历后才理解的感悟。以及青岛周边的房租貌似还挺便宜,以目前的独立开发月收入差不多够我租个房在海边过着懒散的生活了,这对我倒是个挺大的诱惑。

再往前的两天,在家写 UniLWP.Droid 和对应的 Sample App。以及在练习弹只需要四个和弦的 I'm Yours。偶尔会夜跑下,但是最近膝盖开始疼,因此又在等恢复。

再再往前,又读了遍 What You'll Wish You'd Known,这篇也是和社交网络一样,每年看都会有不同心境的文章,因此今年还专门给爸妈讲解了下中文翻译。有趣的事情是如果你在 Google 搜索这篇文章的标题,Tianyu M. Fang 的读后感是排名在前五的,真是厉害啊。

最近特别想买 Switch 上的凯瑟琳玩,原因倒也无他,就是想玩剧情觉得会对自己有些启发,对推箱子的玩法反而没有太大兴趣。最近还被曾经很亲密的人给误会了一把,解释到最后我也觉得可笑,似乎本身需要解释就已经对亲密这个词产生了挑战。然而我自己也明白没有一下子就互相理解,类似于穿过千万光年照亮一片岩洞的光一样的感情。只是觉得无奈,好像曾经这么希冀过。

还有要说的话,在构思一个类似于 Persona 的游戏,然而感觉要做的工程量会比较大,特别是对自己控制复杂数据和场景逻辑的能力不是很有信心。最近感觉还是比较适合去做一两个月就能完成的项目,收放自如可做大可草草收尾。

2020.7.8

 • 

闲下来的时候总能回忆起奇奇怪怪的事情。
比如 IKEA Hackathon 后和上海总部的人在会议室里聊孵化器的事情,一个长条的桌子,对称的墙壁上挂着一样的宜家钟,对面坐着宜家的工作人员。然后我越聊越困,到最后止不住打了很多哈欠。现在想来是一个很不礼貌的事情,但我当时为什么那么困呢?我也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最后 IKEA 婉言讲述了产品规划,和我预想的东西大相径庭,于是礼貌性地互相交换信息后走了,奖金也没有用来孵化而是用于他途。同样的还有 AtSwift Conf 第一届的时候,坐在第二排那么明显的位置,几乎正对着演讲者了。听着台上的人说 Swift 自己却不住地因为困而沉头,最后直接睡过了接下来的一整个 session,就像是大学课堂上一样,可能我要是演讲者内心早已经崩溃了吧,眼睁睁看着一个人霸占着第二排的好座位补觉。
我到底为什么那么困呢?我仍然记不得。

2020.7.3

 • 

眼见着 7 月份的签证预约也纷纷取消,9 月正常入学的可能性也变得微乎其微起来。
把申请学校时用的 LaTeX 再改了改更新了一版 PDF 挂在了朋友圈里,一旦我决定秋季 defer 就会开始找工作,在国内待到明年 21 Spring 再入学。
对于工作这事我总是惶恐。一方面,现在的自己还不至于找不到工作,也不是那么急切地需要工作,毕竟我还想去做 Epoch,自己的 Asset Store 生意也开始慢慢起步,弄好了能成为一个长久的被动收入源。另一方面我又担心自己脱节,18 年毁约腾讯校招后的两年就没在大厂干过,要说有什么能证明这两年的成果貌似也没有,留学的事情有了通知书却去不了,独立开发获得了一些不大不小的 PR 宣传,但因为太在意这些事情自己的心情也总是糟糕起来,导致后续的项目也没有精力和信心再去做。
除此之外,在互联网圈子混时间长了总会有不切实际的焦虑,自己也算是见了一些身边的人因为钱或者名利的事情反目成仇或者逢场作戏,甚至自己也曾经被裹挟进去,并且因此到现在有的时候都不太知道这个圈子里的事情什么算对什么算错,什么该坚持什么该妥协。
东北新生群因为有很多转专业生的缘故,大家对当程序员都有很多期待,觉得高薪。我有些想跳出这个圈子了,却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可能这种厌世的情绪在下一波好运中会消解,然后我继续高歌猛进,但再下一轮低潮期时,我还是要面对这个事实,即我这几年的心态就像是借贷的赌徒一样,靠着强行给自己加大筹码来逼迫自己全神贯注地去赌自己的好运,这种带着精神包袱的打法太容易透支自己对自己的信任了。

2020.7.1

 • 

七月了,今年正式过半。

今天出来找同学玩,结果带的行李太过简单,临时改变行程的时候才发现连过夜给 MacBook 和 Watch 充电的线缆都没有,可能之后需要专门配一套随时拿着就走的,不然平时接在家里就很难想起来。不过话说回来,慢慢地也发现到哪里都带电脑其实是个伪需求,虽然的确在打字回邮件或是像现在这样敲博客的时候会很有用,但我原本预计真正需要的业务需求还是需要回到家安心处理。毕竟,这可是出来玩啊,又不是 on call。

Kevin 帮我引荐了下,因此得以和 AppSo 的编辑合作发了篇采访稿,里面提到了正在横跨太平洋的 100 Rabbits。同时和 IT 之家的编辑也完成了一个采访帖子,原本是想做成 AMA 的,不过最后格式还是按照常规的来了 hhh

奖学金内封

东北的网课明天上不上还存疑,可能整体往后推了一周,只能等等看有没有确切通知。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做好几手准备了,不管是留学还是可能的工作 offer。今天还看到之前给 Unity UIWidgets 的 Issue 被关了,补了一个比我的 PoC 更完备的实现,这个项目又开始更新了,挺好的。

看了 蔡国强的纪录片,听了 One Mix EP 247,这个电台在跑步时听还挺配的。靠着 EA Access 最近在玩 XBOX 上的 NFS Heat,最终结论是靠等级解锁故事这套系统太容易劝退玩家了。

2020.6.20

 • 

昨天去拿体检单。国外大学要求的强制疫苗经过血检都已经有抗体了,因此一针都不需要打。填表的时候听见工作人员闲聊“什么都有真好啊,要打疫苗又要花很多钱”云云,姑且算是比较小的幸运吧。
用适配了 iOS 13 的 Shader Node 拿到了苹果奖学金,今年的全名叫做 Swift 编程挑战赛,但奖品只有特制衣服和别针,原本以为会送台 MBP 16 inch 之类的。今年貌似也没 App Store story feature 的机会,不清楚 Apple 内部 PR 的操作流程,我也想要媒体曝光啊(
东北大学的网课已经选上了,预计月底就开课。目前还不清楚具体的难度和作业量,虽然我也不是很想上这个网课但不上的话又担心落下进度,姑且就把自己真正当成转专业的学生从头学一遍好了。
听了 Quarantine Starter Pack : A Mixtape by DaaliahSoulection Radio Show #459

Untitled

 • 

这几天:打 MGSV,见朋友聊天,吃吃喝喝,应该说是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听了 PRL,和 Roc Zhang 师傅又看了遍 社交网络,真的是每年看心情都不一样。

2020.6.8

 • 

这几天 Diffuse 的免费版又收到了好几个一星差评,主要的点在于“需要内购”,“不内购几乎无用”,“无法使用”。前两个属于用户对产品的心理期待问题,和产品定位以及用户消费观有关,短期内近乎无法解决。后面这个就是一点价值都没的垃圾评论,不说明哪里无法使用,不仅我很难针对解决,对其他用户也一点参考价值没有。这次我也懒得回复让他描述详细了,因为留这种言的大多也不会真正沟通,只想发泄情绪了事。
我倒也不是逼着让每个人都当 QA 能直接给我把复现流程和日志发过来,但还是希望用我软件的人能好好说话。Google Play 的这套评分系统也可以说是个 flawed system,莫名其妙的用户评价能让你迅速低于四星,对于用户来说是一个视觉上很有满足感且不费事的表态方式,而开发者收到的打击很大却很难进行申诉或者驳回,也没有能让开发者对用户进行反向评价的系统。不过可能建立一个完美的评价系统这种事情也是强人所难,毕竟人类本身就很 flawed。
我总觉得需要休息一会不然真的要抑郁了,因此月中肯定要出去见下朋友们。我或许真的不适合干软件客服这种事情。再加上之前分手后回想所作所为,现在我对于该如何和人相处比较迷惑,也不知道怎么去建立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