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4.27

 • 

快毕业了,仍然作业不断,感觉不到毕业典礼都闲不下来。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刷推,看到 SHIRIMOTO 画的一副 ,看到食物洒在地上就突然觉得挺难过的。得得得,我想,现在怎么软弱成这个样子了,只是漫画而已,这要是再去看他之前画的打地鼠那个岂不是要哭出来。

2022.4.25

 • 

banner
上周熬了一整周,一直在写 Pegboard,我的 WWDC 奖学金项目,原本准备就叫 Scripting Node Editor 来着,但后来有个前辈点拨了下,所以想了一个更生活化的名字。最后终于提交了,也开源到了 GitHub 上,没空虚多久,就又开始写另外一门课的 Term Project,之前答应了课友要做的,结果自己反而到 due 的最后一天才开始写。最终也写完了,四五点的时候把东西一交就躺了。似乎上周又困又累的时候有很多话想说,但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了,等想起来的时候再写,现在就是继续做其他作业,然后五月中旬毕业,去毕业典礼,然后出去玩。

2022.4.18

 • 

去看了 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十分推荐,我的话也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因为脱离了电影院这个设定去描述这部电影的剧情,要么会让人觉得特别无厘头要么会让人觉得特别 cringey,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去看。但除此以外我还是可以具体地说两个我觉得十分喜欢的点的,第一个就是剪辑非常有力,不只是镜头切换上的那种剪辑,还有叙事节奏上的安排也张弛有度,至少整场里我的情绪是一直被这个剪辑给控制住的,第二个就是十分有想象力。想象力这个词广受污染,可能现在已经背负了太多含义,在我的印象里可能更多地和“广告创意”或者“幼儿早教”挂钩了,不再那么能表达我的感受。我其实更想说这部电影是那种我只会在梦里才会见到的故事,天马行空但自成逻辑,而且这逻辑十分简单,并且因此会让人错以为是自己情感的某种本能,然后让人怀疑在现实世界里,是不是自己给自己设下了许多不必要的限制,压制了自己的情感。总之,我很喜欢这个剪辑张力和想象能力的组合,像是编剧某天早上起来发现做了一场 fever dream,然后非常严肃地用歌剧的形式去把这个梦给写了出来。

2022.4.14

 • 

事情多的要命,该做的事情一直没做完,想做的事情因此也被迫推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九点有个会,前一天晚上又睡不着,于是索性坐床上把 Severance 给看完了,然后浅浅睡了一两个小时,闹钟闹起来开会,也不开视频,就只在必要的时候发言下。开完会冲了个澡,精神好了些,想了下似乎最近一个月还没这么早醒来过,于是跑去剪了个头,似乎早起还是有些用的,至少会让人想要出门。湾区又开始下毛毛雨了。听了 Champagne ShotsOn Me

2022.4.11

 • 

FKJ 出了一张新 Single 叫 Greener,怎么说呢似乎并不是我熟悉的那个 FKJ,或者是说 FKJ 这两年的音乐,包括之前和 Meditation 软件合作的纯钢琴,都少了些以前那种实验性和 Groovy 的感觉,而我以前正是因为他那个时候的曲风而入坑的,因此我会有这种感觉。但不管怎么说有新音乐就很好了,风格一成不变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Fast Code 2 这门课之前提过,想把 Term Project 改造成 Procedural Terrain Generation 这个课题来,借作业之名写自己的游戏之实,而我也的确这样交了 Proposal。这个周末要交一个期中进度汇报视频,因此总算是因此拿 Unity 糊了一个 Demo,意外发现 Job System 用来做 Procedural Mesh 已经很快了,有些情况下比 Compute Shader 还要快,而且写起来肯定比 Compute Shader 要好写。接下来准备继续借着课题去写 QuadTree 和 Cube Sphere,如果可以的话也许等毕业的时候能攒一个小的 code base 拿来重写我的太空游戏。
室友 C 给我放了一个跟拍高中生的纪录片,叫《真实生长》,看了前两集,还是挺受震动的,尤其是第一个女生,上了一堂语文课,说对这门课的感想时能说“人对于情绪的拿捏,是学校很少在教的”,然后高中就想成为一个创造而非消费事物的人,因此去写了小说。回想我的高中,只有想要表达的欲望,和没有办法清楚表达而导致的愤怒,因此大部分时候只在想事情,又充满了无能为力的愤世嫉俗,一点也不像这里面的人物,对学校运行的框架了如指掌,能清楚地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能坦诚地,熟练地讲出来,甚至还带有着因为自信而有的傲气。某种意义上,我现在在做的很多事情和很多挣扎,仍然在原地踏步,是本科时候那种为了表达欲望而走极端的延续,所谓为了造反而造反罢了。也就是说过了几年,我并无不同,和这些高中就看清路线并且从容不迫的人相比,是差的太远了。
听了 FKJ 的 Moment

2022.4.7

 • 

今年的 WWDC 公布了,貌似幸运的人有机会去现场。在考虑奖学金做个什么好。

  • 想过做一个 Superliminal 一样的 Non-euclidean 游戏,不过在 AR 里面。但 lidar 的场景扫描还是不够精细,而 Superliminal 的近小远大效果需要有持续的 collider 作为边界约束物体的缩放,因此大概率做不了。顺便一提 Superliminal 我玩得头晕,默认的 fov 也太广了,也不知道头晕和视觉错觉有没有关系。
  • 想过移植 WaveFunctionCollapse 算法到 Swift 上,然后做一个 2D / 3D 的 generative art demo,2D 的话可以做 dungeon map generator,3D 的话可以做一个 city generator,类似于 Townscaper 那种感觉。但能不能在短时间内得到一个正确的算法还不知道,以及 3D 的话还要准备很多切割的素材,也不是很方便。
  • 继续 20 年的 Node Editor 项目,摆脱 UIKit 和 UIKit Dynamics,把 editor 界面用 SwiftUI 重写。至于 editor 本身给什么用,一个想法是延续 20 年的 shader editor,但不再是 full-screen shader,而是 surface shader,一个 master node 提供 diffuse 和 vertex offset 那种,然后配合一个球的 mesh 就可以做 procedural planet generator。另外一个想法则是 low code game maker,提供一个类似于 Unreal Engine Blueprint 的环境,有个 frame render 的 callback node,然后就可以接其他的逻辑 node,很久之前用 Unity 还做过一个 web demo。但这两个想法总体来说都是炒冷饭,毕竟是重写两年前做过的东西。
  • SwiftUI 到 Codable JSON 的互相转化,进而实现一个 SwiftUI 的图形化编辑器,差不多是个 storyboard。虽然听起来有点炫,但实际演示效果估计比较拉胯,评委估计会一脸懵。
  • 基于 AR 的 Echo 效果,就是背景全黑,然后 lidar 的 mesh 套一个自定义 shader 模拟回声的效果,我记得之前有人用这个想法做过恐怖游戏,一个是 Stifled,一个是 Dark Echo,但我不知道奖学金做这个效果能干嘛,要说模拟视障也可以,但总之有点牵强。
  • 还有些其他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用 SwiftUI 写一个桌面 OS GUI Shell,或者学下用 Metal 写个 Ray Tracing,或者把 Diffuse 用到的 Mesh Gradient 算法移植到 Metal 上,但都不是很好,越想越有一种回到高中语文考试,做完了阅读理解还剩下四十分钟写作文,结果审题就想了十分钟的感觉。

2022.4.1

 • 

和现在在读博士的高中同学吃午饭,听她说刚开完组会,紧张了很长时间的精神突然放松下来,因此会很困。回到家,坐下来打开 GitHub 看室友提交的大作业改动,但一直没有跟上整体的思路,看了一会也困了,于是瘫了一会,想了想还是应该起来继续看 GitHub,不然又快到了晚饭的时间。于是又爬了起来,但没有直接开始看电脑,而是先去厨房拿了瓶水。经过客厅看到室友估计是吃完了午饭,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四月的第一天,感觉大家都很困。

2022.3.28

 • 

DSCF8366
最近似乎做了不少事情。续了驾照,订了黑色的自定车牌,找会计报了税,算是把和社会有关联的事情都给办了。熬了几次夜赶了一部分作业,没思路的时候就打文明 6,运算到后期一步要走好长时间,因此最近总是困乎乎的。看樱花的那天晚上还去打了保龄球,输了的队伍一分一个俯卧撑,现在抬起手还是有点酸痛。睡前偶尔看会 Kindle,不知道为啥又把王小波的黄金时代给读了一遍。
unsplash 上有个照片被官方 feature 了,还挺开心。
毕业回国玩的计划大概率成不了了,因此在考虑到时候在家把太空游戏给做起来,反正没有两三年做不出来,或者写点其他软件也可以。以及今年可能还能再提交一次 WWDC 奖学金,毕竟提交时间在入职之前,或许还能再捞一次。
听了 Toi & MoiJazz NekoSTUCK ON URio ShiJason Marz 的新歌老歌Sleeping Alone,Mac Demarco 的 Baby Bye Bye(还挺适合当电影开头曲的感觉),What They Do(北京晚报!),Heart To HeartWith Me。想找个时间把没看完的 Drive My Car 剩下四分之一看完。

今日十二度

 • 

一位朋友下午突然肠胃不舒服要去医院开药,听闻另外两位朋友陪着跑前跑后,留我被交代看着 C 烧的稀饭,于是就在家呆着,偶尔到厨房检查下电饭煲。最后朋友似乎好却了不少,药简单开了下,大家又带了其他吃的回来,于是晚上一起在家里看电视吃了顿饭聊了聊天 - 一种类似于小时候因为不舒服没去成学校,去医院检查了一圈发现没啥后被家长带去游乐园玩的概念。
送走朋友们回到房间内已经十点多了,作业没啥想法,遂想着写写东西,看到屏保状态的电脑上写着气温十二度,于是写进了标题。


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状态好多了,似乎和世界打交道的法则也简单了很多。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并没有任何改变,任何一个事情都要我费劲心思去考虑。更多的时候我在这两种极端浮动,处于一种平庸的状态,我也说不上是好是坏,姑且称之为旱鸭子吧,毕竟是个鸭子总归淹不死,但也不怎么能浮起来,更不用说飞了。我很想像以前一样自我剖析,流利地把自己的症状用某种格式框起来,然后贴一个标签后就继续不管不顾,大步向前,但我也知道那样做本质上还是在压制自己的需求,问题也并没有解决,我也 25 了,也不是能单靠代入《不起的盖茨比》或是《挪威的森林》里的角色就能疯狂给自己打鸡血的年龄了。


我在抑制自己的需求这个观察,还是朋友 C 发现的,被指出来的时候还挺错愕,不是因为我觉得没有他说的这回事,而是惊讶于短短几句聊完,就能一针见血指出来,我还处于解释故事背景的状态,朋友却已经看到结局。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内心暗暗承认的确是这样,并且主动地把这种外来的观察内化为自己看自己的一种工具,也因此解释得通很多东西,譬如 - 我在吃什么上没有想法也没有追求,似乎到了会被人称之为“无趣”的状态,这件事情和我爸比起来算是及其相反了,我爸算是个吃家,自驾游到哪里都会找好吃的,对各地风土人情也头头是道。而我吃什么都可以,压缩饼干也可以,饿着也可以,也不想花时间记住当地有什么特色特产,因此被我爸诟病没有生活情趣。然而我的父母,在和我沟通我“没有生活情趣”的问题的时候,也并没有看到我逃避和压抑需求的性格,只当我是把原本给这方面的精力全投给写代码抑或是什么天天在屋子里捣鼓的东西里去了。


我似乎并没有能力代表其他人(而这又是我习惯性双重否定的一种表现,每句话之前都会先说句反向的话),但至少我在观察我自己的时候,手头是有已经顺手的工具的。所谓顺手,即在大脑里已经包装好,给定角度和输入就能输出结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种常用的方法论,越是顺手的越是会继续用下去。偶尔内化一种他人的结论作为自己的工具,对于我来说还蛮新鲜的,虽然总会伴随着是不是太过依赖新工具的怀疑。我怀疑各种事情,因此即使是在说结论也总是双重否定自己,直到我对于事情再无偏好,无偏好即无否定 - 所谓以前写过的“不暴露自己的政治倾向也是政治倾向的一部分” - 而这又是一种抑制需求的表现了。而当我写下刚才这句话的时候,我其实下意识地把新的工具,所谓“我在抑制自我需求”套来拿来验证,并因此验证了新工具的确有道理。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我又怀疑自己,又在不停地通过套自己的方法论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 - 也难怪前女友觉得和我沟通毫无进展,因此我总会觉得自己是逻辑正确的 - 注意并不是说“自己是对的”,而是“自己是逻辑融洽的”,这两者有很大区别,对于我来说,逻辑融洽比做对的事情更加重要,也更加有正当性,因为对于我来说,任何对的事情都是错的,任何错的事情也都是对的,因此对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压抑需求如我也并不追求对错。但逻辑能走通,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曾经爸妈讲我生活无趣的时候,我的确过着半极为有趣半极为无趣的生活 - 看要看哪方面了。


有段时间我很坚持自己缺啥软件就自己写啥,市面上没有好的软件更要自己写,因此捣鼓了 markdown 编辑器,start page,记账软件,各种 menubar app,动态壁纸,甚至想写一个自己的 No Man Sky,也就是后来的 Epoch Core。现在看来,当时一半的自己的确过着十分有趣的生活。然而时过境迁,现在自己也没办法再做独立开发了,多余出无处安放的精力开始放到摄影上,从“用自己开发的 app”变成“用自己拍的壁纸”,只要还在生产内容就行。


要论有趣程度,摄影自然还是比不上独立开发。但摄影是一种需要特定空间和时间的活动,被拍摄的主体也不是自己的创造,因此需要对拍摄的主体有相当的了解 - 若是拍夕阳,总要对天气和时间有点概念吧 - 之类的话题。由此,我另外一半极为无趣的生活开始变得稍微柔和起来,似乎对照片的主体也可以写出一些有趣的评论来,不管我拍的是车,建筑,人,还是吃的。偶尔发些照片给父母看,似乎他们也能捕捉到一些照片中的情绪。


虽然很多时候我对拍吃的还是没什么感觉 - 我总觉得一堆人聚会的时候对过会就要下肚的东西拍纪念照有种奇怪的紧迫性,如果有可能我更宁愿拍喝到一半的啤酒瓶,举到一半的筷子,或是吃到一半百般聊赖向窗外看的食客 - 但至少我开始有在尝试了。这算是“生活情趣”吗?算是“热爱生活”吗?我也不知道,让他人给予确认似乎也并不是一个好办法。今晚写了这么多,自我剖析了半天,也不见得有什么作用,但仍然在博客上写作也就够了,只要我还在表达看法,我就还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