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tian Zheng

2023.9.6

 • 

EAD 卡估计是下不来了,但日本感觉还是要去的,看了下推迟一两周重新买票差不多一样的价格,想了下总比继续烂在家里好。工作上也挺摆的,维持表面还在忙的状态,但其实自己啥实质性的都没干。

2023.8.29

 • 

haotian-zheng-AeRRohTlQ2Y-unsplash

上篇说状态好些了,但似乎也并没有。公司提供的心理咨询并没有什么用处,更多的是一个只说客套话的场合 - 语言隔阂当然也有部分原因,但咨询师来来回回只会说些普世的道理,在我看来属实是有点偷懒了,大道理我也会说。聊到最后问我接下来想怎么样,公司一年会免费报销十二次云云,我说等下个月再简单聊下吧,也许到时候我有更多想法。

然后上周末去了纽约,早上六点到的,刚下过雨,灰蒙蒙一片。我在机场想了半天,最后说直接去酒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提早入住,结果竟然得偿所愿,直接睡到下午一点,再醒来已经是大晴天了。于是跑去街上走了走,看了会展,然后去楼顶拍帝国大厦,还顺便 airdrop 了一张无意拍到的韩国情侣照给他们。拍完后已经天黑了,去了家日料吃东西,一开始想说点了些炸物和面应该够了,结果似乎是真的饿了,又要了菜单。吃到最后觉得似乎最近似乎第一次吃这么多,又喝这么多啤酒,回到酒店刚好十二点,街上人还是很多 - 大城市这点就是好,湾区十二点只有空旷的大马路。
第二天和 Shu 见了一面,完全没想到能机缘巧合见上,聊的很开心,最后在市中心,去图书馆找游戏设计的书,这种事情想起来也挺有个人风格的。之后我回酒店休整下,然后去另外一个楼上拍日落,拍到了一张挺赛博朋克的照片,能看到对面办公楼里的摆设,我还挺喜欢的。

dehancer-2023-08-28-06-04-49-UTC-copy

早上飞回来,直接开车回了公司,不过下午就困了,所以又提早溜了。在家里睡到天色昏暗,被手机闹醒,一看晚上八点多了,起来在屋里走走,得,又是我一个人了,我想。纽约让人怀念的就是这个,似乎我在那里的时候,自己也变得话多和外向了起来。

听了 I'll Come AroundMomentarywithout youafterglow月亮气球SCENEMICKYBEATWe Don't Go Out To Nightclubs Anymore/Candlelight GirlNight OutLarry's DinerMr. MidnightBeingrichDon’t Call MeUmm (feat. pH-1 & Sik-K)你被我浪漫Round 3 TimesRun Away,和 Bimmer

2023.8.12

 • 

fujifilm_superia_x-tra_400_08_05_2023_000077110036-2

最近似乎从一些情绪中缓了过来,也有些精力去做些额外的事情了。也约了公司提供的心理咨询,但本身预约这个流程走的就让我感觉不是很舒服,所以和曾经一样,我对咨询师的不信任感和防备又上来了,可能最后就简单走个过场,我本身可能原本的目的也只是想找个人聊下。更新了 UniLWP.Droid 和一些零零碎碎的项目。用 nicefilmlab 冲扫了一些照片,感觉还不错,就是我拍的太碎了,感觉拍胶片还是需要更有意识一些。
想利用接下来的半年把一些个人项目给做了 - 我目前的态度就是,不管能不能发出来,我先做出来再说。

2023.7.11

 • 

中午吃完饭特别困,然后直接和老板说我人不行了,要回去补觉。遂请了个病假。最近和老板沟通工期的时候也说自己有点不太活跃,老板说人人都可能这样。但尴尬的就是这段时间是比较忙的时候,希望自己能早点好起来吧。
和朋友聊天,然后我想起来我的舅妈。我小的时候,我舅妈是一个有点让我又惧又怕的角色,因为每次见她,她都会让我问好,说“舅妈好”,不说就不行,以至于我到后面神经反射般,大家聚餐时看到舅妈就要先去说,像是一个任务一般。为什么要提这个事情呢,因为在和朋友聊亲密关系,然后我觉得,如果对方有类似的这种要求,最后变成一种让我神经紧绷的事情,那我宁愿没有这个亲密关系,即使我相信我舅妈以及亲密关系的另一半在这样做的时候都没有恶意,但对我来说,我只觉得累,我已经活得很尽力满足他人期待了,就别再来利用这个性格,让我困扰了。

2023.7.10

 • 

最近工作不是很顺,想请假了,看了下自己反正攒了一些病假
Unsplash 过去一个月攒了五百万观看,主要是那张 a16z 的照片带的,也不知道是谁把我这张放他们网站上了。
闲暇之余从日本雅虎拍卖上收了台 Nikon 35Ti 以及 Contax T2,不过都或多或少有点问题,35Ti 在光圈先决模式下有的时候快门会弹弹弹半天才能彻底开关一次,T2 则是手动对焦模式下镜头会不停地动,等什么时候回国准备都拿去修修。
昨天躺在床上,想了下似乎可以给自己做一个 iPad 上的 app,可能类似于 61 的时钟 app,也是坐飞机往外看的样式,不过我可以用 Unity 搭配 Mapbox 或者 Google 3D Tiles API 做一个真正的 3D 全球景观,大气散射以及天气要是想的话也可以做自动跟随的。然后我就把这个平板挂在冰箱上,或者做个 Apple TV 版本,然后就当背景来用,闲的时候就看看,缓解下我近期想要出去玩,不想工作的心情。

2023.6.5

 • 

睡不着,于是爬起来敲博客,然后 Ghost 还把我的历史记录弄丢了,于是重新打了一遍。
工作上是真的有点懈怠了,有点分心,一周感觉什么也没弄出来。
换了台电脑,M2 Max + 32G 内存,应该够很长一段时间的个人用开发了。最近在重启一些自己的项目,看看能不能有点进展。
整了台 35mm 胶片扫描仪(plustek 8200i),用 7200 dpi 扫描了两张,传到了 unsplash 上。整个流程还挺有仪式感,把胶片放到一行六张的格子容器里固定,像是冰箱制冷机里会有的冰块格子,然后推进到机器里,电脑屏幕上开始慢慢从上到下刷出来扫描内容,活像是 2000 年在用拨号上网加载图片。好不容易扫描完一张生成一个几百 MB 的 tiff,还需要手动推下一个格子进入扫描区域,像是在用打字机换行换页。
之前同事问我为什么开始拍胶片,是因为胶片本身自带的特殊成像质感,还是因为各种局限(一卷就 36 张曝光,固定的 ISO/ASA,没办法看对焦的取景器)所激发的创意。我倒没有什么好的答案,似乎只是怀旧,以及 8090 年代的这些 point and shoot 足够小巧,可以装到衣服口袋里,想起来就用下,类似于小朋友出门会带 1:64 小车玩具一样。
IMG_1715

2023.5.28

 • 

五月二十八号是个周日,但是却没有周日的感觉,因为周一是个假期。连着三天假,心情也或许有些变好了。
工作上稍懈怠慢了些,不过也只是不卷了而已。和老板确认了下职业发展的一些节点,希望到时候能顺利走通。
拍的前几卷胶卷拿去 San Jose 的 Foto Express 冲和扫,结果还挺不错。胶片摄影有点出乎我意料的就是对焦,因为我的相机的取景器是单独的光学部件,并不连接到真正的镜头上,因此会有拍的时候觉得不错,冲洗之后才发现对焦到了另外一个物体上的问题,特别是这台 Canon AF35ML 光圈还挺大,因此虚化也更明显,也因此错过了几张拍朋友们的机会。但这种事情更多的是一种体验了,因此反而变得有趣。有几张觉得还行,但冲洗店给扫描的分辨率太小了,因此打算入一台扫描仪自己用 7200 dpi 重新过一遍。
听了 Come Back to EarthRun ItIn The MoodOHIOpolaroid3AmsomuchThese Daysain't no big dealice cream,以及 摇曳的心。看了 Kentmere PAN 100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 explained by an idiotAn evening of Film Photography in Tokyo - Lomo 800Downloading Images from Russian Satellite,以及 tiny burp

2023.5.21

 • 

最近脑子里有个想法,起源是听到朋友们在聊 vlog,然而对我来说 vlog 自然是个令人望而却步的东西 - 至少在我这里,vlog 是一个较为刻意的设定,而一旦刻意起来(譬如吃饭的时候也要记得拿着一个自拍杆),似乎会扭捏,也很难真诚起来。但后来想到,若是以视频为媒介让自己分享自己在读的东西,看的视频,听的音乐,拍的相片,新奇的软件,或是任何最近着迷的东西 - 那我是可以的,毕竟我在这个博客上写的很大一部分就是分享让我着迷的事物,视频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媒介罢了。以这个想法发散下去,其实我想做的就是我自己的 Whole Earth Catalog。我尚且不知道 YouTube 上有没有人在做这种事情,也不知道这个想法在我脑袋里还会停留多久,但似乎至少记录下来这个想法是个值得做的事情,没准这个事情最后会成为 2023 年的 yearly project,谁知道呢。

2023.5.12

 • 

早上看手机,加州的 Exposure Notification 已经陆续关闭了,意味着手机不会再参与 Contact Tracing 了 - 回过神来想还挺神奇的,一个在系统内 built-in 了三年,放置在系统设置首页的功能,就这么逐渐被遗忘了,似乎下个大版本就被移除也不会让人感到奇怪。我牙疼的时候天翻地覆,补了牙就忘了这事情,牙线也不会记得用了,似乎这个世界也是一样,疫情的时候荒诞之事不断发生,疫情过去,似乎也都忘了,人们立马被平淡生活下的新难题给困扰着,时代的大环境似乎只是个点缀的背景,像是高中数学题前面会写的背景故事一样,和具体的问题和解法一点关联也没有。

2023.4.29

 • 

睡到十一点多 - 最近少有的睡饱的一次了。起来之后去日超买了点食材,然后顺便去纪伊国屋看看有没有 Popeye 卖 - 起因是 FKJ 好像在四月刊上有个采访,因此想买来看看。再加上周一去三番看了 FKJ Live 又当场买了两张唱片,本周算是 FKJ 铁粉了。杂志没找到,于是回家,简单做了点东西吃,又喝了瓶刚超市买的冰冻啤酒,已经快四点了 - 大抵也就周六这样挥霍才不心痛吧,换做其他时间,我可能就要开始担心工作的事情了。
说到工作,距离开发者大会越来越近了,我负责的 API 算是合并进去,也(在内部)公开作为 SDK 的一部分了。接下来就在修其他 bug,以及协助两个 talk 的主讲人帮忙做幻灯片。上上周和老板聊了下算是中期评价,老板对我的工作似乎还挺满意,我也想着等回头找个时间确定下这是否意味着年底能有什么落实下来的东西。
听了 The Name Of Life (Piano Orchestral)UNDERSTANDDabeull Band - Live in ParisHawaiian RuntzLoseToastEagles (MAHU Edit)Pull Us Apart(又一个 sade sample),以及 William De Vaughn - Be Thankful For What You Got (FKJ Re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