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3.7

 • 

最近仍然是没啥好写的。入职的背调拉拉扯扯补了几次文件,要交的作业看了半天仍然没什么头绪,毕业回国玩的计划光是隔离政策都要研究半天,更不用提 H1B 和 OPT 会导致出入境的不便。以及,人和人沟通的时候仍然很笨拙。

25

 • 

五年前写 二十岁 的时候可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二十五了。可以称之为二十多岁的时光过半,倒也不能说两手空空,但的确没有和二十五岁相称得上的东西,回想二十岁时候的自己那么意气风发,现在也难免心虚。
同样,也正因为意气风发,彼时的我将大学视作为一种容器,通过容器这种设定圈定青年人的活动范围,以此让他们捆住手脚的同时去发泄青年时期无处释放的荷尔蒙,并美名其曰是走向社会性的准备。我当时又是个很容易走极端的人,对事物的发生动机是否纯洁有着近乎无理的要求,任何中庸或是妥协在当时的我看来都只是虚伪和软弱。因此我翘课跑去实习,想要通过彻底拥抱另一面来证明大学并不是走向社会性的准备,它什么也不是。因此五年前的自己,并不会想到现在我又在上学,也并不理解之后会发生的很多事情。
我仍然不知道高等教育对于社会性 - 或者抛弃社会性这种我自己也不一定明白的词,或者抛弃高等教育这种很容易过时的词 - 我仍然不明白学到事情对于人在不同角色的交替,到底有什么作用。我仍然会觉得失望,觉得被欺骗,觉得并不真诚,觉得我更多地是被管束而不是学到东西。但要说上学有什么好处,可能就是有希望,但摸不到的那种,类似于用来兜底的保险,好是好,但最好不要落魄到需要用的时候 - 这又是一种可以说是妥协的设定了,但现在的我已经充满了妥协,也对于自己有了更现实的认识,明白自己是一个多么自相矛盾而又懦弱的一个人,也并不在乎自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能做的就只有慢慢理解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然后慢慢理解接下来一年会发生的事情,然后变得开心起来。

2022.2.24

 • 

似乎最近没啥好写的,时间也全部耗在作业和琐事上了。
fast code 有个 term project 是可以选自己想做的课题然后优化性能。和两个朋友合计了下,可以继续做 procedural terrain generation,这样课题比较熟悉,还可以名正言顺地用 Unity 继续写我的游戏项目,相当于把一部分作业时间拿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是这个课题拉得太开,最后弄不完也能另开课题花几天糊一个 flocking behavior simulation,总之都不是太乏味。procedural terrain 断断续续做做了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 epoch 到底什么时候能真正做出来,上个能跑的 epoch 版本还是 Unity 2017 的项目,这次估计又要重写了。
受到晨曦和他的 vlog 的影响,最近也想剪一个类似的东西让自己开心一点,毕竟从上学期开发者账号被封之后就觉得束手束脚,要是能生产点别的东西也挺好的,只要是产出而不是消费就行。之前 musicbed 和 marmoset 上也收藏了些背景音乐,剪一个短的还是绰绰有余。奈何我拍照片居多,视频很少,考虑最近抱着 x-e3 到处录点。因为这个想法,最近又在看 7artisans f/0.95 的手动定焦头评测,不过也只是看看而已了。
讲到照片又想起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说我给他们发的日常照片里朋友居多,自己很少。我一开始只当是某种家庭传统导致的习惯,因为我小时候出去玩就是我爸拿着一个胶片机拍,冲洗照片之后除了找路人帮忙拍的合影之外看不到我爸的影子,虽然他的确是在镜头后面的人。后面大了些再出去玩,我爸就让我拿个 dv 机跑到路最前面等着大家走过来,然后录下来所有人,或多或少的就有这个意识说“哦,我就是负责记录整个事情的那个人”一般。现在再想这个事情,这种置身事外的心态还挺值得玩味。

2022.2.18

 • 

DSCF5291-2
去听了 Kenny G 的音乐会。开车到 Monterey 的 Golden State Theatre,去的时候在 Santa Cruz 堵了半天,跟着车流走走停,一边听 Warren G 的 I Want It All 一边看天色变晚,人也心情放松些,独自一人开车想事情的思路或许也因此开阔了些也说不定。快到 Monterey 的时候开在靠海的高速上,东边彻底黑了下来和驾驶舱融为一体,西边只有地平线还留有薄薄一层的渐变,色调却稀薄得像是在高空,似乎只要盯着看我和我的车就能从高速路上浮起来,在夜色中起飞。这种感觉很快就没了,因为开到了 Monterey 城里。
Kenny G 的表演其实感觉并没有很长,等到八点多一刻,突然灯光打了出来,他站在三四排的某个地方吹了几首比较有名的曲子比如 Silhouette 和 Songbird,然后回到台上,介绍乐队,乐队几个人(鼓手,钢琴家,贝斯手)也各自 solo 了下。之后便是老爵士乐,从七八十年代吹到了五十年代,然后和大家唠了唠嗑抽了个幸运观众,画风一转吹了新专辑 New Standards 的一首,接着开始独自炫技,但似乎太过了,有种注重技巧而失去了听感的感觉。我当然不是专业的音乐评论家,但有这个时间我更希望他能多吹点歌比如 Sade。接着吹了 Forever In Love 和 My Heart Will Go On,然后就退场了,我原本以为他最后一首会是 Going Home 来着,因为小时候在商场要关门的时候总是听到这个。总之,能看到真人已经很好了,大概率他的现场我也就听这一次,因此吹什么我也都心满意足。于是我就起身,在一堆中老年乐迷里慢慢走出大厅,交了停车费开了回去。不知道之前博客上写了没,但 Santa Cruz 和 Los Gatos 之间那段山路开得很有乐趣,会着迷的那种,以后有空可以再去。

2022.2.15

 • 

上周去韩国超市买了不少东西,之后一周在家就基本在吃韩国菜,然后朋友聚餐又出去吃了韩国烤肉,结果就是口腔溃疡了。然后最近精神有点紧张,睡的也晚,各种因素加起来又开始牙疼。又去药店买了点止痛药和维生素,吃吃看能不能好。
昨天开车的时候发现里程表已经超过一千英里了,算下来距离买车刚好一个月,开的有点费,不过倒是挺开心。
把用 X-E3 拍的一些照片上传到了 flickrunsplash 上,考虑到基于 nuxtjs 的博客重写迟迟没有进度,这两个网站也算是比较好的临时照片托管平台了。
还是有点焦虑,只能告诉自己 work hard play hard 好了,做事情的时候不要拖延,该玩的时候更不要犹豫。

2022.2.9

 • 

DSCF4738-2
一直没更新博客,中间写了个开头又删了,主要是最近一直处于事情没有想透彻的状态,话写出来也会觉得不够真诚。
作业逐渐发下来了,给时间就能搞定。公司发了 H1B 的表,给时间也能搞定。写完作业的空隙中间在 ebay 上看 35mm 的便宜胶片机,但似乎也没购买需求,只是为了好玩罢了。几个个人项目或是答应朋友一起做的项目都有点乏力,应该更上些心才对。
听了 KEMURIBard(没想到还有小老虎),Sade(最近还在考虑去 Kenny G 下周的演奏会来着),Summer BeachHot TubAIRPLANEPuroWhat's HanninFrankie Knuckles Boiler Room NYC DJ SetYouTube 版本好赞),J Dilla Mix - by Jazz Spastiks。看了 NEED FOR SPEED - A History

2022.1.31

 • 

DSCF4529
昨天去水族馆了,靠近海边的三层停车场里,里面会有海鸥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拍了些水獭海边的照片。然后晚上大家聚在家里打了火锅,算是玩了一整天,很开心。
今天就有点坐立不安,作业迟迟没发下来,其他的待办事项没心思做,要说早点休息又不困,于是刚才半夜跑出去在高速上踩了一会油门听了会歌,心理算是平衡了,现在回到家准备睡觉。

2022.1.29

 • 

DSCF3801-2
开学的第二周,一切似乎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认识了新的朋友,增进了新的了解,也有了新的尝试。
下周恢复 in person 上课,几门课的 lab 届时应该也会发下来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听了 FKJ live at Salar de Uyuni in Bolivia for Cerclewhat's it gonna takeTake Some TimesexcSoulection 534Thirty By Thursday Ep 10 以及 Sivey — A Little Help。看了 Halt and Catch Fire 的前几集,着实有种过山车的感觉。

2022.1.17

 • 

DSCF3336
最近:

  • Echo Chamber 的小样到了,是 Blurb 的,Amazon Self Publishing 的还没,不过 Blurb 的质量已经足够,就也没再等 Amazon 了。简而言之,Echo Chamber 是 2021 年的个人 yearly project,把自己在各个平台的发言,博客,以及日记节选在一起,装订成一本书。书的内容可见 Instagram,我还在用 turn.js 做在线的版本,类似于在线阅读器的那种感觉。
  • 此外,虽然这本书只是给自己的,但如果读到这里的人有兴趣获得一份实体 copy 的话,也可以通过 Blurb 安排发货,价格完全是 Blurb 的成本价,没有任何我的利益在里面,just saying。
  • 买了车。其实一开始我一直在看二手德系车(比如 2013 年的 BMW 328i),后来算了下,老车至少都跑六七万英里了(一开始我不信邪,甚至去了一个很小的私人 dealership 那里看了一辆十三万英里的 X3,dealership 在一个车行一条街上,入口被车给堵的几乎看不到,然后一个很小的房子上挂着招牌,后门就是一个简易修车棚,整个过程很迷幻),保养很贵,warranty 又要单独买,如果哪天再出掉也不保值,时间和金钱上都不是最优选择,因此最后买了 2022 Nissan Sentra。有了车会增加很多车保和注册的麻烦,但至少哪天不开心就可以开着车出去兜风。
  • 明天就开学了,过的好快。还有好多事情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