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Chamber 序

 • 

把一整年的发言,不管是博客,推特,还是日记 app 里的零散 post,汇总成一本小书的想法,大概是 2021 年下半年有的。彼时自己忙于课业,处于看不到尽头的路上,珍惜的事物也都接连丢失没法找寻,因此想要保留尚存的东西的想法也更加强烈起来。那就做一个 24 岁的 yearly project 吧,于是这么想着,把 2021 年的发言都变成一本纸质的书,最好在 25 岁的生日前能寄给自己,之后每年都找一个比较新奇的事情当 yearly project 来做。
随后,在新年的交接处,花了一个星期,断断续续用 Sketch 做出来了这本书的设计,大概有六七十页。写序的现在我还没看到成品的样子,昨晚熬出来的第一版小样即使加速寄给自己至少还要一两周,因此对六七十页的小书是什么样的厚度也无从感知。不管如何,整个流程让我找回了一些做个人项目的乐趣,而拥有能做并且富有乐趣的事情,本身就已经让人安心了一些,似乎只要不停地做下去就能摆脱那些蜷缩在单人间或赶作业或吃完药胡思乱想的日日夜夜,似乎只要不停地做下去就能走到月球。
2022 年一月六日

2022.1.6

 • 

2022
2021 年底的 yearly project,即名为 Echo Chamber 的小书,编辑部分做完了,不过 Blurb 和 Amazon Self Publishing 都需要一两周才能打印出来,因此拿到成品要一月中下旬了。
跨年的时候去了洛杉矶,和已经在那边玩的朋友们会合。去了海边游乐场,去了山上天文台,也去了上家公司的旧址,拿相机拍了拍,发了些 Instagram。刚拿到驾照就有机会在洛杉矶开,还挺过瘾的,好像这种操控机械的差事都会让人着迷,不管是操作电动螺丝刀装家具也好,操作相机拍景色也好,还是操作车打方向也好。

2021.12.29

 • 

DSCF2011
刚从 DMV 回来。路考过了,现在手上有个临时驾照的纸,意味着可以开车了,也开始准备买车了。换了新住处,但驾照的邮寄地址还是老的,之前忘记给老公寓 30 天搬出通知因此被迫多租半个多月的事情反而成了好事,或者说至少中和了下。
从 Yosemite 带了张木板做的的明信片回来。目前什么都没写,但提前贴了张邮票上去,考虑哪天想出来几句话之后誊写上去,然后丢到信箱里。
早上的时候又在做有奇怪意象的梦,感觉最近做梦的频次相比以前也多太多了。中间醒来的时候全身发抖,其实并不冷但一直打着寒战,可能是因为昨天打了 booster。把屋子的温度又往上调了两度,昏昏沉沉又睡着了。
2021 年的尾声,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我还在做 24 yearly project,但出版社给的排版工具太烂功能太少,我准备用 Sketch 自己做 PDF 了。
看了 Don't Look Up。听了 Lullaby,蛋堡和 ØZI 的新歌 DEATH TRIP,作为黑客帝国插曲的 White RabbitSan Francisco Bae,tick tick boom 原声带里歌词很好玩的 SundayNO THINGFaye ValentineSunday AfternoonThe MuseumNew VisionNo BlueberriesYou Can Get RichLafayette Ellis - Good Intentions,和 reloop.001 (DXTR.)

2021.12.26

 • 

DSCF1024
从 Yosemite 回到家的第二天。下午去看了黑客帝国 4,然后晚上又在新的住处里和朋友一起看了 Tick, Tick... Boom!,看完现在已经是第三天的凌晨了,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敲博客。新的住处也没安顿完,地上全是散落的线材,但至少桌子和床拼好了,墙上还贴了副 Cowboy Bebop 的海报,简单用胶贴了下,随时会掉下来的样子,感觉接下来的一周都还是会在慢慢整理的状态。

2021.12.21

 • 

DSCF0833
朋友昨天从西雅图飞过来,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搬家。说是搬家,主要是我的东西要从之前住的 studio 带到新的 2B,我朋友的东西倒是都还在等寄过来 - 就这样,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帮我搬。两个人速度也蛮快,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傍晚的时候,大件物品都已经搬过来了。但来不及组装,要等大后天从优胜美地回来才能慢慢拼,然后给新住处采购缺少的东西。


下午的时候遇到一只黑猫,绕着我和我朋友的腿转了会,之后就跑开跳到草坪上去了。晚上回到 studio 搬行李箱的时候,又遇到了这只猫,几乎在等我一样。
开门之后,猫像是熟悉房间构造一样,径直往衣帽间去。我跟着把衣帽间的灯光打开,猫看了看我又踱步去了厨房,我只得又打开厨房的灯,如此往复,最后猫闻了闻我用来装杂物的纸箱,就慢慢走了出去,我跟着出门一看,发现在门外躲雨。
得得,我想,我刚才是要干嘛来着,于是想起来是要搬家,就回去整理了下行李箱,然后抬出了门。再一看的时候,门外的猫已经不见了。以前见到猫的时候会和前女友开玩笑说是不是她派来的,现在倒没有这种设定了,但还是会觉得这之前没见过的黑猫,似乎是谁派过来给我送行一般。

2021.12.18

 • 

后天就要搬家了,不过目前的我什么都没收拾,家里和平时日常一样的乱,刚才还在拿柠檬汁和三得利的威士忌调酒喝,倒也自得其乐,只是搬家当天估计有得忙了。
21 Fall 这学期的成绩也出来了,累死累活一个学期,没想到最后是满绩。这么说可能会让人误解在卖弄,但我实际上是一点也不在乎的一个人。只是感觉高兴。父母本科四年看我嚷嚷着要辍学,我当时又特别固执,他们被迫给高中班主任打电话让她帮忙劝我。最终没辍学但总是逃课去实习或者打比赛,因为这个还延期毕业,令他们担心不少,终于研究生的时候,这件事情上面让他们安心了点。我总是在过着这种错位的生活,该做什么的时候不做,大家都不做了我开始认真起来。

最近:

  • 在读村上春树的新书,说是新书,并不是长篇,实则是短篇集合。
  • 在看 Cowboy Bebop 动画版。
  • 听了 monodrone 的音乐,也是我第一次在 Bandcamp 上买专辑(其实挺便宜的)。推荐 Forbidden Fruit 的 Somewhere Dark 和 Customer Service 的 Early Morning Euphoria。
  • 看了蜘蛛侠。

2021.12.16

 • 

DSCF0550
凌晨两点多了,倒也不是不困,那种像是干燥天气里枯萎树干一样粗糙纹路的困意还是有的,而且就围绕在眼睛周围,好像闭上眼就能舒服许多。只是感觉可能躺下来之后也睡不着,因此也不急着去休息。但要说写博客吧,最近的生活的确乏味可陈,处于为后面的事情默默做准备的状态,睡也睡不太好,即使不吃药了噩梦还是会来,而且梦里的剧情还挺真实合理,简直像是给现实世界的说明书一般,照着来就能重新走一遍。这其中不能不说有某种危险的成分在里面,毕竟是噩梦又是这种邀请(inviting)的姿态,实在是让人困惑,我刚醒的时候也是分不清到底什么是什么了。总之,这篇博客也当是梦话吧。

2021.12.10

 • 

DSCF0272
最近想起来做了的事情:

  • 去电影院二刷了 DUNE,电影院的氛围感还是比 HBO Max 上看要好很多。
  • 看了一堆 serr 的视频,挺喜欢这个人的调色风格。
  • 去 Stanford 面基了推上的朋友,在 Palo Alto 站周围走了走,感觉挺繁华。
  • 某天晚上吃了褪黑素之后又开了瓶啤酒喝,然后半夜肚子疼,又爬起来。
  • 和朋友们去超市买火锅底料,然后吃了不少肉。
  • 去三藩玩了一个下午,拍了些照片,也调成了复古的颜色。
  • 从三藩市区回去的时候,有段路挺窄,来回车道中间隔着挺宽敞可以走人的草坪。车子走走停停,对面的车灯交错,映得刚吃完饭馆的我有点犯困。看着两边的行道树,恍然以为自己还在国内,在某个不大不小的市区里坐着出租车,想着截然不同的事情,算是一种奇妙的安心感。

2021.12.6

 • 

IMG_0757
作业都写完了,考试也都考完了,演示也都做完了。或许还有要收尾的事情,比如某个和学校合作的项目明年还会实地投放,到时候可能还会要技术支持。但某种意义上要收尾的事情永远会有,因此我的态度也不置可否,真需要处理的时候再说。下学期仍然不能 reduced load,因此要维持 36 学分的注册。选了一门商业课,到时候水水过下好了。
总体来说,秋季学期过的十分难过,而我可能又是个恋旧的人,自己犯下的的错误决定和经历的低落情绪也没那么容易抛之脑后。有的时候会觉得相比三四年前的自己,现在更加容易怀疑世界和自己的逻辑,而失去了归纳人生准则并改造自己的信心,写出来的博客也流于记事,变得没有节奏起来。一个连自己都能察觉到的表面事实是,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偷偷在某个项目上做很长时间/在某件事情上思考很长时间然后以一种完整的形态在博客上发布出来的体验了。换句话说,和人交往是需要分寸感的,特别是和有着一套自己的行为方式的人交往的话更是如此。而和自己沟通或许也有类似的概念,若是不加以区分和隐藏,也就无从连贯地做事情。因此某种意义上,自己在这里咬文嚼字艰难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是一种对将要发生的改变的预演,若是自己只流于平面不费力地写写流水账,那可能就没有什么改变要做,或者说想做。

2021.12.2

 • 

2016-2021
几个主要使用的音乐流媒体都出年度播放列表了,Spotify 比较正常向,该有的歌都有,挺杂食,不过今年仍然是 FKJ 最多播放时长。 Apple Music 的挺偏向 House,多了不少 Defected Radio 的收录。至于 SoundCloud 的就更小众些,多了很多其他平台上找不到的 DJ Live 和 Remix。值得一提的是,SoundCloud 列表前两个都是 Only One,一个是 JOY KAY 版,一个是 ESTA 版,不过原 sample 都是 Sade 的 Sally
作业和考试结束了几个,现在就还剩下一个 lab 和一个 written reflection 了。给 744 这门课做了一个利用手腕传感器控制赛车游戏的 prototype,实现和 Switch 手柄配合方向盘套装的逻辑差不多,present 的时候幻灯片也直接写 ‘Why buy Switch when you can build your joy-con’ 来着,虽然演示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但好像反响还不错,算是这学期少有的轻松又好玩的项目。